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冰秋】拂晓

拂晓

 

※时间bug,大概在成亲记后

※情话小王子冰妹和撩人谁怕谁师尊(不)

※就是想看,他们撒糖甜甜蜜蜜!

※BGM【此间风骨】(喂)



夜阑人静,晚风簌簌,竹叶飒飒作响。

清辉撒向静静伫立的竹舍,透过轩窗照进屋内。喧嚣半夜的主室,再恢复平静后,依然有人清醒如斯。那人侧躺着,贪婪地注视着怀中沉睡之人,手指想要抚上白皙如玉的脸庞,却又怕惊醒对方,在空中僵了僵,只是小心翼翼地攥住垂下的一缕发丝。

「师尊……师尊……」

柔顺的发在手心中划过,引起一阵细微瘙痒,也在洛冰河心中荡起涟漪。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都好似一场梦境,他与师尊真的拜堂成亲,结为了夫妻。曾几何时,虽然拥抱着心心念念之人,但他心中依然惶惶然。师尊给他的感觉永远都是那么遥远,即使肌肤相亲却没有实体感,好像对方随时都能够收拾好一切飘然离去。

在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沈清秋后,得到的是狠狠一扇子:「为师在你心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像是想起了什么,沈清秋注意到他委屈的脸,顿了顿后岔开了话题,略带深意地注视他:「罢了,先不提其他,若是为师跑了,你不会追吗?」

是了,就算沈清秋跑了又怎样,不论天涯海角,他都会追上去。

而如今,纠结于心的烦恼蓦然烟消云散,他与师尊洞房花烛,双修礼成,从今往后再也不分彼此。他想,师尊是愿意与他白头偕老的。

眼前之人被折腾了一晚睡得正熟,那双清冷的眸子合上后,原本清淡的气质也变得温和,因靠着洛冰河的肩膀许久,白净的脸庞上显出了淡淡腮红,像是那三月盛开的粉桃花,朵朵清丽而不妖艳。红肿的唇抿着,偶尔开合细语着什么,待他低头想要倾听之际,却又什么都没有听到。

洛冰河就这样看着沈清秋,像是要把这个人刻入心底,即使早已深入骨髓也不够。许久,虚握着发的手渐渐收紧,他骤然红了张脸,从枕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发带,虔诚地握着沈清秋的长发,与自己垂落的发合在一起,发丝贴合,似是天生就该纠缠不清。眸中渐渐沉淀了颜色,眉间的戾气全化为万丈柔情,洛冰河情不自禁低头吻上了手中的青丝。

终于抓住你了。

微凉的手指穿过柔顺发丝之间,灵巧地编成发辫,红色发带缠绕其中,像是骨血都融在了一起。

嘴角高高扬起,洛冰河伸手紧紧抱住沈清秋,把头埋入对方发中,贪婪吮吸着对方身上清幽的竹香。许是不小心拉住了发辫,怀中之人轻哼一声,眉头微蹙,竟是睁开了双眼,迷糊望着前方。洛冰河体贴地揉了揉对方酸软的窄腰,引得手中身躯微颤,沈清秋被这种酸痛彻底惊醒,似是觉得这种被拥入怀的姿势太过羞赧,挣开环着他的臂膀想要坐起身,却被双重疼痛扯回原位。眨眨眼,沈清秋突然意味深长地望向洛冰河,带着刚睡醒的泪,眼微微眯起,自有一番风情,让洛冰河心跳快了几拍。

「师尊……」

「冰河,这是何意?」

沈清秋所指自然是那已经缠成麻花的发辫。

洛冰河带着羞涩的笑容,抵住沈清秋的额头,拉住修长的手与自己一同握紧发辫,低声细语:「弟子在今夜之前,认真研读了人间的典籍,把成亲的所有事宜都了解一番,才敢来见师尊。」

「……所以你这是?」

「人间夫妻在成婚之时,都会用结发表示同心,」洛冰河越说,脸越红,眸子越亮,「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①

握着的手僵了一瞬,沈清秋淡然的神情似乎有些破碎,这样的举动使得他心又悬在高空中,一阵失望之情从心底涌出,他低垂眼眸,小心翼翼揉捏沈清秋的手:「师尊这是,不愿意?」

沈清秋猛咳一声,眼神四处游弋,不动声色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瞅了瞅洛冰河泫然欲泣的神色,这才无奈叹道:「礼已成,这些为师又怎么会不应。」

洛冰河顿时喜笑颜开,变脸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弟子就知道,师尊对弟子最好了!」

话音刚落,洛冰河举起两人相握的手,送到了唇间,轻轻落下一吻。湿润的唇触碰到手上,引得丝丝颤抖,他注意到手的主人蓦然握紧的力度,嘴角上扬,微微抬眼,含情脉脉对上瞪大的双眸,让身下的沈清秋感到一阵脸红心跳。

「师尊,师尊,师尊……」

情不自禁喃喃叨念这两个字,深深注视着沈清秋,仿佛他的世界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若是真的这样,那该有多好,他的世界里只有师尊,而师尊的世界里,也只有他。

但是那样,师尊一定会生气的……

「……清秋……」

沈清秋突然猛咳一声,抽出手捏了个法诀,在两人交缠的发辫上一划,那节缠着红绳的麻花落在了手中。沈清秋在洛冰河呆愣的神态中,转移视线:「难道你要一直缠着?不起床了?」

说完,他便把挂在床边的锦囊取了下来,迟疑片刻,还是把那结发放进去快速拉好,低头不去看对方的神色。

「解缨结发,与卿同心。」

说话之人虽是双颊绯红,但握着锦囊的手却沉稳有力,郑重地塞进了洛冰河的手中。

茫然握着锦囊,洛冰河竟一时没回过神,让沈清秋一掌推开翻身下了床。细细品味这几个字,狂喜涌上心头,他冁然而笑,不顾没有穿上鞋袜,把穿着凌乱衣衫的仓皇身影抱入怀中,眼角因激动冒出了泪花,呼吸急促地在沈清秋耳边不停呼唤他的名字。

「我真的,真的太高兴了,师尊,我也是同样的!」在沈清秋面前,他一向如斯狼狈,而今甚至紧张到语无伦次,「我……我心悦你,师尊……」

这顺序发展着实令沈清秋哭笑不得,实在是他们亲都成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现在洛冰河竟然像是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连告白都如此结结巴巴,一点都没有在外人面前身为魔尊的狂狷霸气。

伸手揉了揉在脖颈处蹭着的脑袋,沈清秋转身把他拉到铜镜面前坐下,手指穿过柔顺的黑发,有一下没一下轻撩而过,温润修长的手指触碰到头皮,让洛冰河忍不住战栗起来,弱弱开口:「师尊?」

「恩。」

沈清秋从桌上拾起木梳,为洛冰河梳起了发。一下接着一下,与刚才用手指穿过的感觉不同,力度适中,木梳划过不留痕迹,感觉到梳发人是相当认真的打理。

「冰河,你有想到什么吗?」

「弟子愚钝,请师尊赐教。」

注意到洛冰河耳廓通红,便知这不是真话,怕是洛冰河想要他亲口说出答案。沈清秋面子皮薄,但与这不肖弟子时间待长了,对于有些事情也放开了许多,他伸手握住洛冰河的肩膀,语气波澜不惊。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②

果不然,听到这番言语,洛冰河激动地真的快哭出来了。

没有迎上那泪眼朦胧,沈清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另一条红色发带,专心为他束发。

不知不觉,有微光照进轩窗,光点随着时间越变越大,金黄色的光芒撒在屋内两人的身上,镀上一层金圈。

东方初晓,旭日东升。

洛冰河看到在铜镜里,那耀眼的光芒下,青衫淡雅,一如当年。

他的神祇轻轻开口。

 

「天亮了,冰河。」③

 

【全文完】



①出自苏武《留别妻》

②出自《十梳歌》

③我觉得需要备注一下:天亮了是指,他们两个新的关系新的开始!没错,是不纯洁的正当夫夫关系!

评论 ( 14 )
热度 ( 237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