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子夜

子夜

※复健中,蓦然警觉已经这个时间了(新年快乐!

※第一次写忘羡终于交了党费了,只想撒糖撒糖撒糖

※短小糟糕请小心(捂脸)

※原著向,名字没有意思随便想的



烛火摇曳,檀香清冽的香气飘溢屋内,中和了沸腾茶水淡淡苦涩之味,褪却自身如深山寒谷中升腾起的冰冷,变得极尽温柔缱绻,使得满屋皆香。

魏无羡没骨头般靠在书案旁,拽拽蓝忘机的袖子,眨了眨眼道:「蓝湛。」

这厢正在批改小辈们课业的蓝忘机目不转睛,右手继续写写画画,左手一抬揽住魏无羡,把人往怀里带:「恩。」

适应力越来越好,并且顺势把姿势调整到最舒服的位置后,魏无羡把头靠在蓝忘机的肩膀上,一手卷起连着抹额尾巴的发道:「含光君,今日可有何打算?」

批改的手没反应,握着对方肩膀的手却收紧了,蓝忘机道:「沐浴,就寝。」

这下魏无羡可不干了,拽着手中可怜的头发哼哼卿卿:「那也太无聊了,你且听你羡哥哥慢慢道来。我们可以偷偷溜出云深不知处,到山下点一桌子辣菜,两坛天子笑,谈天说地赏花灯,看戏曲,说不准还能点到含光君逢乱必出的故事,哈哈哈真想看看他们眼里含光君是什么样子的,还有啊……」

他这一开口,就连犯几条家规,完全把早上说至少在云深不知处的时候守规矩的话忘到脑后,越说越开心,眯起的桃花眼满是兴奋,直把那口中所说夸得天地仅有,让人心痒难耐。

早在魏无羡絮絮叨叨的时候,蓝忘机就放下了笔凝视着他。看着他满脸笑意,神采飞扬,柔和了眼神,取过被扔在一旁的狐裘把魏无羡紧紧裹住:「宵禁。」

似是被噎住了,魏无羡叹了口气,黑色的脑袋在蓝忘机的肩上蹭来蹭去:「我也就是说说,放心,至少在这里我会努力不犯禁的。」

虽然蓝启仁早就对他深恶痛绝,但是魏无羡还不想在这年关之至被赶出云深不知处,到时候丢脸的不只是他自己,还要加上蓝忘机。

黑色的发丝在自己的颈边来回扫动,引起的瘙痒不仅是身上的,蓝忘机不禁把魏无羡搂得更紧,牢牢锁在怀中:「无妨,明日尚可。」

魏无羡低低笑着,手中把玩着的发仍旧没有放开。就这样两人相依许久,他才转了转眼珠,再次开口道:「蓝二哥哥,如此良辰美景,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好吗?」

蓝忘机一向是依着他的:「什么?」


【被折腾的心力憔悴不杠了,链接吧】



评论 ( 21 )
热度 ( 466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