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春风十里

※早那什么恋,双向暗恋的几则小故事

※原著向,时间bug,ooc属于我

※短小,极度我流,不知所云,点之慎重

 

 

【1】

云深不知处内,郁郁葱葱的松树傲然屹立,枝丫蜿蜒粗长向外伸出,针球簇簇,挺拔的松树数棵排列像一层层青塔,与清晨弥漫不消的雾气遮掩住不远处卧房。一袭紫衣的少年脚踏树干,双手拽住一节树枝灵活翻身上去蹲住,丹田运气足部轻点,身姿轻盈地跳到另一松树上,如此往来,紫衣身影穿梭青葱之间,很快来到一间屋前。

少年把发往后一甩,抬头微笑支腮,蹲在树上紧盯那微启的轩窗,享受般倾听屋内传出高山流水泠泠琴音。然听了半响,他发现奏琴之人暂时没有停止之意,一边撇撇嘴深感罪过罪过就这样坏人雅兴实在不好,一边从袖中召出自制的巨大弹弓,把手中的包裹放入其中,眯眼对准窗口,拉满弹弓。

『嗖』的一声,少年脚底抹油,运气一阵风般往后跳窜。而在包裹射出的同时,屋内琴音一转,铮铮有声,接下来传出熟悉的喝声:「谁!」

待蓝忘机疾步走到窗前,晨曦朦胧,苍翠挺拔,并无人影。沉默片刻,他心中已有犯人面目。蓝忘机转身端详着小小的包裹,手指微蜷,拿起来却又觉这是那人的又一次戏弄,便再次放下。不觉间檀中香烧了半柱,蓝忘机绕着书桌踱了几圈,拿起放下数次,指尖抚着略显凌乱的包裹,终是被阵阵涟漪波动不稳的心弦,抿唇解开。

方方正正,精致小巧的糕点被仔细打包,就算被弹射时主人也顾虑到力道,并无损坏,可见用心。裹在白玉方糕之下,还有一朵颤巍巍的白玉兰花,手指摩挲着犹带温度的花瓣,俊颜缓和。

蓝忘机拿起糕点,轻轻咬了一口。

口齿留香,绵软糯甜,似蜜般,丝丝缠绕,甜到心间。

 

【2】

「魏无羡,你又在干什么?」

江澄忍了许久,终是开口问他,而此时魏无羡翘腿坐在高高墙檐上,叼着兰草抬手遮住光躬身向远望去,不知在看些什么。

魏无羡摆摆手,道:「我在看人。」

江澄道:「看谁?」

魏无羡知无不言:「蓝湛!」

江澄只觉额角青筋暴起,举起手中剑鞘狠狠戳向魏无羡垂下的腿,咬牙切齿道:「不是告诉你不要再去招惹那蓝忘机,在云深不知处这么嚣张迟早有你好看!」

魏无羡不服气踢回去道:「怎么,我就看看还不行吗?看一下会掉他一块肉吗?」

江澄嘲笑道:「你看他理你吗?偏偏逮着他不放作甚?」

魏无羡嘿嘿一笑,陡然旋身轻巧落地,胳膊架在江澄肩膀上,眼珠灵活四转,摸摸下巴道:「能有什么理由,他好看呗!」

听闻此言,江澄只感到浑身鸡皮疙瘩骤起,眼神诡异紧盯魏无羡,上下扫射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人,嘴巴张合数次,才暴口出声:「滚滚滚!」

魏无羡耸肩叹气,一脸我说了实话你也不相信的困扰面容,看得江澄手痒痒,恨不得直接捶上去。余光瞥向四周,一抹白色蓦然入了眼眶,魏无羡两眼放光,挥手大声喝道:「忘机兄!」

白衣胜雪的蓝家校服,清冷如霜的秀丽面貌,神色间冰冷淡漠,蓝忘机只是缓步走过,周身都像结了冰凌。他许是听到了魏无羡的喊声,转头望向他们。不知是不是错觉,江澄觉得今日的蓝忘机目中寒气逼人,尤其在看着他们俩时。江澄一边暗骂魏无羡又做了什么惹恼了这位蓝二公子,一边硬着头皮作了一辑道:「蓝二公子有何贵干?」

蓝忘机目光在魏无羡的手上转了一圈,肃然道:「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

魏无羡丝毫不觉气氛有何不对,兴高采烈凑上去道:「忘机兄,这是要去听学吗?我们一起去吧。」

江澄直想拽住不知天高地厚的魏无羡,狠狠暴揍一顿让他消停会儿,哪知手还没伸出去,蓝忘机便停下脚步,微侧身体,竟像是在等待魏无羡!

魏无羡欢欢喜喜地跟上去,手没规矩地伸向蓝忘机雪白的衣袖却被躲开,又锲而不舍试了数次,终是如愿以偿。而目送两人远去的江澄却是瞠目结舌,半响才憋出一句「莫名其妙」。

 

【3】

云深不知处除了日常的听学,各家弟子自有一套练武日程,避免远离本家后疏于剑法本身而被耳提面命。少年心性的众人也没什么避讳,一套套入门剑法耍得不亦乐乎。

魏无羡持剑伫立校场中央,手中『随便』剑身轻盈,抬手举至眼前,手指并成两指抵住从剑鞘中慢慢露出的剑身,锋利银光倒映出他扬起的嘴角,露出的一只眼里流转的熠光。下一秒银光骤闪,宝剑在空中扬起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他手腕转动,挽了个剑花,剑身与阳光浑然一体,粲然耀眼。

魏无羡足下用力一蹬,手中长剑便如游龙穿梭,干净利落随着主人旋舞。以剑观人,魏无羡潇洒不羁,所使剑法亦是灵动自由,划剑所带起的剑气吹起地上的花瓣。似是觉有趣,魏无羡在旋转之时为剑注入灵力,红光包裹,回身挑剑掀起一片花海,一招一式破风而起,花瓣仍完好无所。

接着他步伐加快,身姿矫健,足尖点地,裹挟着那些花一招挥向天空。原本纯白无瑕的玉兰花瓣染上脂粉色般在空中炸开,随着魏无羡收剑回鞘落地的动作,缓缓落地。

魏无羡挑眉看向一旁围观的众人,笑道:「如何?」

江澄首先呸过去:「要点脸,这招玩多少次了?」

聂怀桑则是露出羡慕向往的神色,欣羡道:「真是太厉害了,入门剑法而已就能如此?魏兄不亏是云梦的大弟子,厉害厉害!」

魏无羡毫不谦虚拱手道:「好说好说。」

接下来轮到其他人继续,魏无羡练完后兴味阑珊倚靠在树上,不经意间一瞥,竟发现在对面不远处,蓝忘机闭目持剑伫立其中。

还没见识过蓝忘机的剑法,魏无羡顿时提起兴致,悄然离开,隐藏在树后凝视。

不知是不是错觉,蓝忘机周身笼罩着缕缕轻烟薄雾,使得其中的人似真似幻。刹那间,『避尘』出鞘,剑似霜雪,周身莹莹蓝光,划破裹身的白雾,右脚踏步转身握住剑柄,睁开淡若琉璃的双眸,反手一剑挥去,剑气却仿佛有了生命,兜兜转转一圈再次回到主人身边。以招拆招,蓝忘机宝剑挥舞,并无半点花样,认真运气训练。

蓝湛不愧是世家楷模,一招一式间毫无破绽不说,灵力充沛,步伐沉稳,使剑更是已趋一流,假以时日不可估量。魏无羡欣赏地观看着,在心里嘀咕。

接下来,他便愣神了。

萦绕蓝光的剑气划向天空,树叶在最终爆开时粘上冰寒滑下。

实在是不像蓝湛会使的招式。

嘴角扬起,魏无羡觉得今日天清气朗,实在是个好日子,随意拾起一颗小石子,运气伸手弹向蓝忘机背后的树上。

树叶不堪摧残纷纷掉落,蓝忘机更是直接转身望向魏无羡所在之处,看到那个少年向他挥了挥手,嘴巴张张合合说着什么。

『我们一样。』

读懂他的意思后,蓝忘机只觉耳根燥热,心跳如鼓,喃喃重复。

他们一样。

 

【4】

藏书阁内,蓝忘机与魏无羡各自坐在一席上,一人正襟危坐誊抄古籍,一人瘫在书案上无病呻吟。

被蓝氏家规折腾到头晕脑胀,恨不得立地成佛的魏无羡趴在书案上许久,冒出个头注视着对面的蓝忘机,只觉对方是在这段枯燥无趣的日子里唯一的慰藉。

被灼灼目光盯了半天,蓝忘机神色不变,姿势依旧,抬眼瞥了瞥魏无羡,终是开口道:「你在看什么?」

魏无羡张口及答:「看你啊!」

蓝忘机无言片刻:「……无聊。」

魏无羡接道:「可不是吗!」

蓝忘机:「……」

魏无羡道:「蓝湛你陪我聊聊天吧。」

话闭,魏无羡坐直了身子,托腮道:「我和你说,我前段时间发现,有个人把我送他的花藏在胸口却不告诉我,还是我自己看到的,蓝湛你说那个人是不是喜欢我?」

正在撰写的笔停了下来,在纸上留下一大滩墨迹。

魏无羡仿佛没看到,反而举起笔在面前的纸上龙飞凤舞,口中也不忘继续道:「我还发现,那个人其实特别喜欢呷醋,我只不过和兄弟勾肩搭背了一下,就立刻蹲不住跑来找我了。」

蓝忘机睫毛微颤,如坐针毡。

收笔后满意地啧啧两声,魏无羡起身拿起手中大作,凑到蓝忘机桌前,手肘捅捅对方僵直的身体:「蓝湛,你怎么不说话?」

没等蓝忘机有所回应,他便继续道:「三个问题你都没回答我,接下来可一定要好好告诉我答案。」

摊开手中的纸笺,魏无羡压低嗓音,贴在蓝忘机绯红的耳边道:「不知蓝二公子,能否赐我下句?」

纸上笔走飞龙,行云流水写下『春风十里』四个大字。

蓝忘机抿唇片刻,突然圈住身旁之人,握住魏无羡的手执起笔。

 

春光乍泄,阳光斜斜透过树叶穿进西边的轩窗,在里面投下数道斑驳的影子。屋内,相依相偎的人影喃喃细语,许在道尽青涩之意。

春风十里。

不如君。

 

【完】


本意是好想急死你但是他们自个表白了我也没办法

评论 ( 23 )
热度 ( 797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