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鬼医 『其一』

※原著向婚后打副本x,ooc属于我,私设多

※总结一下就是:套路+狗血,慎入

※小修加了点剧情……


『杏林春满』是这一带最负盛名的医馆,世代行医救人为己任且当家医术高明,宅心仁厚,常施药粥给穷人强身健体,深受当地百姓拥护爱戴。

而其有一传家宝名曰——『碧琅草』,古书记载可做药引包治百病,且有固魂凝魄之神奇药效,夺舍之人若服用即可彻底占据身体,再无任何神兵利器能辨别真伪。

烛火摇曳,一室静默,恭敬地为两位前辈斟好茶,蓝思追微笑道:「所以含光君与魏前辈才会来到此处。」

魏无羡端起茶杯在手中摇晃,放松往旁倚靠,弯着唇角道:「我其实没什么想法,是你们含光君说要来看看。顺便在这之前听说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我非常好奇。」

语尽,魏无羡看到蓝思追的神色变得严肃,才正色道:「那么,是否和传闻一样?那医馆闹鬼了?」

蓝思追斟酌片刻道:「……是的,不过……」

蓝思追如此犹疑的模样甚是少见,他从小便待在蓝忘机身边由他指导,一向是姑苏蓝氏小辈中的楷模。看来此次事件并不如传闻那般简单,怕是大有蹊跷。

思绪飞转,光想也没用,还是要知道到底情形如何,砰得放下茶杯坐直身子,魏无羡道:「思追你接着说,不过什么?」

蓝忘机也道:「无妨。」

紧皱眉头,蓝思追娓娓道来:「正如魏前辈听说的,『杏林春满』闹鬼的传闻沸沸扬扬,我与景仪恰巧在不远处历练,刚来到镇中,那医馆的主人贺大夫便找到我们,请求帮助。本以为只是鬼魂作祟,事情却出乎我们意料……」

 

*

华美精致的窗棂上血迹斑斑,屋内瓷器碎落满地,到处都是被刀剑砍过的伤痕。分明是白昼,整间屋子却阴气森森。蓝思追和蓝景仪小心翼翼绕过扔在地上的碎片,突然听到一声惨烈的尖叫,两人一惊,猛地转身,却看医馆主人贺大夫脸色铁青,瞪大铜铃般的眼,哆哆嗦嗦指着墙面上红艳刺目的几个大字。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血色随着字迹从白墙蹒跚爬下,宛如一条蜿蜒的红蛇,狰狞地吐出它的信,又仿佛钩子勾住人的心,稍有差池,便会被割走灵魂。

两位蓝家小辈对视一眼,纷纷冒出冷汗。

他们很清楚的记得,在进屋之前,墙面上并无这样的字迹,适才一直在屋内也没发现什么。字迹还未干,说明是刚刚写下,可是他们竟毫无察觉。

这个怨灵怕是修为能力皆在他们二人之上。

贺大夫跌坐在地,忙道:「两位神通广大的小仙君,求你们救救我!这……这东西明显是要我的命啊……!只要……只要你们能救我……什么报酬都可以……!」

蓝思追道:「贺大夫,降妖除魔皆为我辈本责,你无须如此。」

蓝景仪道:「我们尽力而为,只需要贺大夫你协助我们即可。」

贺大夫大喜道:「当然当然,需要我做什么都行!」

 

是夜子时末,黑沉沉的天随时都能掉下来似的,乌云遮头,丝丝冷风从缝中钻进,使得打了个盹的蓝景仪猛地惊醒,他环顾四周,从摇晃的烛火中能看到蓝思追打坐在旁,贺大夫僵硬地躺在床上,大气不敢出。

熬了半宿也没个动静,蓝景仪正想和蓝思追说些什么,一阵阴风刮过,房门猛地被砸开,两人立刻翻身站起提剑在胸,矫健瞬移到床榻边守住惊得坐起的贺大夫,警惕盯着大敞的门。

贴上了驱鬼的符咒并加上咒语也不能挡住这灵吗?

恐怕是场恶斗。

蓝思追轻声道:「贺大夫你不用怕,你记住一定不可以离开床榻。景仪,一会儿若是那鬼魂出现,你我二人合力,应当不至于落败,定要护住贺大夫。」

二人屏息严阵以待,耳边却听见意想不到的声音。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

远处两个黑影一蹦一跳,从袅袅白雾中愈行愈近,待显露出面貌后,两人都震惊了。

这竟是两具凶尸!

难道他们判断错了吗?不可能!怨灵与凶尸的气息全然不同,他们身为姑苏蓝氏本家的精英,从小便学会辨别各式妖魔鬼怪,在这方面的造诣不说精通,也绝不会少。但如今这番情景,实在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

听到此处,魏无羡挑眉道:「那竟是凶尸?怪不得你们贴在门上的驱鬼符毫无作用。可我实在不认为你们会判断错误。」

蓝忘机亦是轻蹙眉头,惹得一旁蓝思追坐立难安。

蓝思追偷望蓝忘机一眼,小心翼翼道:「就是那样,我与景仪当初的判断绝对没错,可那之后来的……确是凶尸……不,那到底是不是凶尸我们也不能确定……」

魏无羡十分诧异,本以为今日所听已然令他吃惊,没想到还有更精彩的地方,他道:「哦?看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更加离奇古怪,思追你接着说。」

回想起当日情景,蓝思追仍心有余悸:「虽然来的是凶尸,但我和景仪也不是第一次遇上,心有疑虑也知道此时不是思考那些的时候,正当我们想要和平时一样应对时却发现……」

待蓝思追道明前因后果告退之时,已夜尽天明,魏无羡一手支着下巴不知在思考什么,一手提笔磨着朱砂,在纸上龙飞凤舞。蓝忘机望了一眼摇摇头,抽出那在纸上作怪的笔道:「该休息了。」

突然被打断思绪,魏无羡倒也不恼,眼睛甚是明亮,拽着蓝忘机开口道:「听了半宿思追他们的经历,早没了什么睡意,蓝湛要不我们现在直接去那医馆查看一番?可能会有什么收获也不一定。」

知他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有着特别的兴趣,定是早就按耐不住想要亲眼瞧瞧。但一来不请自来对那医馆的主人甚为不敬,也非蓝忘机所为,二来魏无羡灵力低微,神魂不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多休养,蓝忘机绝对不会让魏无羡出任何闪失。

伸手把人打横抱起,蓝忘机径直走向床榻:「明日再说。」

魏无羡踢了踢腿,一脸惊慌失措道:「诶诶诶,你这都不打招呼就把我抱起来,我不要面子的啊?」

蓝忘机也不戳穿,把人放在榻上拉下帘幕道:「睡觉。」

 

*

翌日巳时,『杏林春满』。

多日折腾,贺大夫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整个人面黄肌瘦,走路也打飘,蓝景仪赶紧扶住快跌倒的他,坐了下来。

蓝思追拱手道:「贺大夫,这是我们的两位前辈,请你放心。」

不知是不是早就心灰意冷,贺大夫叹了口气,神情恍惚作辑道:「有劳各位仙君了……」

早就在屋内走了个遍的魏无羡目光四处游移,扫过地上一片狼藉后,抬头打量着墙上的字迹,伸出手指在血迹上抹了一下放在鼻间嗅嗅,竟是毫不在意伸舌舔了舔。

手腕突然被攥紧拉开,随着身后倒吸气的惊恐,蓝忘机冷若寒霜的脸映入眼眶,眼中似酝酿了一场风暴。魏无羡附上蓝忘机用力到发白的手,摇摇头:「没事。」

些微颤抖的手被温热软化,魏无羡反手搂住蓝忘机的胳膊,闲庭信步踱到贺大夫面前,看着因刚才一幕受到惊吓的贺大夫抖着唇的滑稽模样,笑眯眯道:「贺大夫,你不要怕,我刚才那是帮你检查下是真的鬼魂作祟还是有人装神弄鬼呢,放心放心,有我们在你绝对不会被那只鬼怎么怎么,只要你好好听我的话,保管有效。」

贺大夫:「……」

魏无羡接着道:「那现在请你回答我的问题,这闹鬼几日了?」

贺大夫抖抖索索道:「若……若是算上今日,已经六……六日了……」

魏无羡歪头继续道:「这样,那贺大夫可有得罪何人?」

贺大夫大怒道:「你你你……!我贺家满门仁义,行医救人,远离纷争,怎么可能得罪别人!这位公子说话小心点!」

魏无羡点头称是:「是是是,我早有耳闻『杏林春满』贺家的美名,这不就是慕名而来吗?」

贺大夫狐疑盯着他道:「公子是身有顽疾?需要我诊断一番吗?」

魏无羡微笑道:「如今更急的应当是贺大夫你的事,我的就推后吧,待此事了结再医不迟。」

贺大夫不愉道:「既如此,我今日甚是不适,无法招待各位仙君了,还请自便。」

话音刚落,便招来管家扶他离去。

魏无羡意味深长盯着他的背影,对着旁边呆愣的两位小辈道:「看来今日我们是白跑一趟,被主人家嫌弃了。」

蓝景仪小声嘀咕:「还不是因为魏前辈你乱讲话……」

蓝思追疑惑道:「贺大夫怎么……」

魏无羡拉住一直没说话的蓝忘机往外走,挥手招呼蓝思追和蓝景仪跟上,在踏出屋门之前,飞快伸手在柱上贴上昨夜乱画的符咒。朱砂殷红,黄符熠熠发光,竟眨眼间融进柱内消失无踪。



【未完待续】


下章老祖带你飞

评论 ( 30 )
热度 ( 292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