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那对npc大佬 『1-2』

※游戏双npc,设定全靠我深渊般有毒的脑洞

※欢脱向,没什么有营养的,后续有,慢吞吞更x

※ooc是我的,毒也是我的,请避雷

番外是【忘羡】震惊!那对公然出柜的男男npc?!

先番外再正文的人大概只有我了(



【1】

「少侠好俊的功夫,不知可愿前来一叙?」

黑衣翩翩,长发披散身后随风摇晃,手持一通身漆黑的长笛打转,眉目飞扬,唇角上弯,伫立于高石之上俯视着底下的人。

 

魏无羡是个npc。

他和身边的所有原住民都是npc,在被创造出来的时候,所有应该说的话都被程序固定好了。出现在什么地方,说些什么话,每天只要重复进行这般程序就好。偏偏这个程序员不知道是偷懒还是创造欲太过旺盛,虽然语言被强迫固定好,但是心却仍由他们自己高飞,因此使得他们产生了自我意识。每当游戏系统进行维修抢救更新的时候,困住他们的数据枷锁就会被挣脱开。

而身为一个大型古风武侠游戏的npc,魏无羡主要肩负着新人领路人兼主线剧情重要人物的角色。游戏开始时他会主动出现在玩家的面前,教授他们基础玩法,并发布新手任务。在之后的一些剧情里,也担当着为玩家答疑解惑的角色,不仅武功高强神秘莫测,而且见多识广,屡次救玩家于水火之中,又因丰神俊朗的长相和平易近人的性格被各大玩家所喜爱。

随着游戏的进展,魏无羡也承受着被喜爱的负重。

虽然是一个高自由度的游戏,但目前也仅限对玩家的自由,身为npc的他们只能在固定的剧情中行动。因此有些玩家闲得蛋疼每次戳开魏无羡的对话框,在他开口说完话后微笑着盯着他,不选择选项而是直接点了红叉或是没有听清,一遍又一遍的重新开始。盯着玩家的脸,魏无羡无语凝噎,谁让面前系统框上没有拒绝的选项,他也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同样的话。这种情况不仅仅出现在之后的剧情里,在开始的新手教程中也屡见不鲜。

就这样,月黑风高,晚风簇簇,每天站在高石上的魏无羡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玩家,而自己依然做着看似高深莫测实则吐槽无力的表情,在寒风中说着重复的话,口干舌燥,头痛欲裂,微笑迎接。

这日,服务器突然崩溃维修,正巧与玩家一同进入药坊进行主线剧情的魏无羡,看着面前一身菜鸟装备的玩家的立体影像蓦然剧烈晃动,下一秒便消失在自己面前。身上数据枷锁也随之颤动忽闪忽现,逐渐消失在四周,魏无羡深深呼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仰头向上,全身放松。

药坊的主人温情也松了气力埋头瘫在桌上一会儿,而门外是低头坐地一片的普通npc,边哀嚎边欢呼,互相帮忙捏肩膀揉腿。

此时距离上次维护已过了一个月,兢兢业业工作了许久的npc们深感疲惫,每日应付不分昼夜、精力充沛的玩家简直让他们朝兢夕惕,尽管脸上依然是程序固定好的表情,内心却纷纷咆哮为什么这群人类都不需要休息!

主线剧情重要人物的npc还好,只需要在特定场合出现即可,但那些普通百姓的npc却要日复一日在各个地方行走,偶尔遇到不好的玩家还要被追杀或者莫名其妙被马撞倒,实在苦不堪言。

然而魏无羡倒觉得身为普通的npc才好,至少自由度比他高得多,可以随便乱逛到喜欢的地方,见到想见的人。

想到自从公测开始就被迫分离的恋人,魏无羡内心凄凉无比,照目前游戏的进度,自己要何时才能光明正大和蓝忘机卿卿我我。现在别说诉衷肠了,连面都见不着,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为什么蓝忘机在剧情里就不能早点出场!

魏无羡越想越觉凄凉,眼珠四转,突然跳起身。

此处是温情的药坊,距离剧情中蓝忘机第一次出场的地方不远,按照目前的设定新系统并未开启,他也不能提前与恋人相见,但远远看一眼总可以吧,大不了因为轻度违规被瞬移回原地或者稍微严重点中度违规被系统一棒子敲晕。

如意算盘打的响亮,心情顿时舒畅,魏无羡哼着小曲儿跳出了药坊。

 

【2】

「转职系统尚未开启,前方禁止通行」

红亮亮的几个大字浮现在面前的山峰上,云雾缭绕包裹住山头,阳光都像是破不开这层壁障,唯一的路口被巨石堵死,使得魏无羡不得不停住了脚步。

挠挠头,托住下巴,魏无羡慢慢伸出一只手摸上石壁,刹那间脑内立刻亮起红灯警报,尖锐的系统音疯狂响起,不停在提示npc违规请注意,迅速离开此处。脑内嗡嗡直响,震得数据仿佛都在颤抖,而魏无羡却淡定收回手,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显然是个惯犯。

挑了挑嘴里的树叶,歪头瞥住城门内一棵魁梧高耸的千年老树,魏无羡摸摸鼻子有了主意。上扬唇角,魏无羡转身靠近老树,足尖点地运气一跃跃至树上。参天树树冠茂密,枝杈纵横伸向高处远方,若是站在树冠最高处便正好与那座山相差无几,那时运起轻功一头探进云雾中就能看到里头的云深不知处了。

姑苏城以北最高的山峰内,有着这个游戏号称最富有仙气,最超然脱俗的场景——云深不知处,这里也将成为主线剧情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玩家在此处可以破开自身职业的禁制,进行二次转职强化数值,并取得参与试剑大会的资格。

而云深不知处的领路人,就是蓝忘机。

与魏无羡一样,蓝忘机不仅是主线剧情重要人物,更是二次转职的指路人。在玩家误入云深不知处时会给予相应职业的试炼,玩家一一完成试炼后就可以在他那里进行二次转职。但是遗憾的是在内测时二次转职系统并未开启,云深不知处也被纳入禁地无人进入,所以即使是内测大佬们也都不知道这个角色到底是什么样的,游戏公测之后在论坛内的讨论更是层出不穷。

魏无羡曾经在内测结束后回到数据库,后悔至极地瘫在蓝忘机怀里蹭来蹭去抱怨这抱怨那。本是充满向往想要出去玩玩,但没想到所谓数据束缚如此严重,绑手绑脚被套牢一样走着剧情实在太痛苦太憋屈了。蓝忘机伸手揽住他的肩膀拥他入怀,一下一下轻抚着他的头,待魏无羡牢骚说了一通后趴在对方怀里,仰头望着仿佛柔下的眸子,顿时无比庆幸剧情尚不完善,蓝忘机还不用经历这些,毕竟被疯狂的玩家包围实在太恐怖了,魏无羡可舍不得蓝忘机遭那种罪。

虽说目前主线剧情并没有更新到蓝忘机出场,npc却是早早就设计好并且入驻各自领地的。系统规定每个npc都不能超出自己所在剧情范围,开服后魏无羡只好苦哈哈地等待系统一次次的更新,从新手村慢慢踱到姑苏城,然后趁着每次系统崩溃乐此不疲地翻山越岭。

虽然次次失败告终,但曙光就在眼前。

既希望蓝忘机早日出场,又想到之后对方可能会被数不清的玩家包围,魏无羡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但脚上却不含糊,旋转跃至树冠高处,再运足内力向上飞去。

此举果然有效,直直跌进本被白雾覆盖笼罩的山头,npc强大的动态视力在此时发挥了最大的用处,定睛一瞧,一道雪白瀑布如银纱般飞泻而下,丝丝白气从水面浮上。而那黑发披散,竖正抹额,白衣胜雪,冷若冰霜盘坐湖上小亭之中手抚古琴,闭目弹奏之人,可不就是蓝忘机?

魏无羡大喜,耳中是风呼啸的声音,正准备开口呼喊对方名字的时候,脑内轰轰作响,如当头一棒打中,眼前乍现一片白光使得他顿时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眼醒来,魏无羡瞪大眼睛发现自己又坐在了温情的药坊内,一脸懵逼。

卧槽发生了什么?刚刚他还没有开口,难道系统已经这么快就抓住他的小辫子判他违规了?

然而下一秒出现在眼前的菜鸟玩家瞬间让他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

「系统修复完毕,玩家重新登录,剧情即将继续开展,请npc就位!」

「请注意,超出规定范围内的npc将强行进行转移!」

魏无羡顿时如同三斤黄莲下肚,在温情怜悯地注视下,还要挤出笑容对着玩家继续讲解。

真是岂有此理!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526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