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问侠 『其一~二』

*架空武侠pa,竹马破镜重圆狗血反转大乱炖x,主剧情

*极度哦哦吸,慎入慎入慎入

 


他有一把剑,持酒走天涯。

 

【其一】


师父曾说,江湖险恶。

他尚值年少轻狂过了头的年纪,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手中举着刚刚拿到的佩剑,稚气满满双目闪着光,掷地有声道,我有剑。

而下一秒就因剑身太重手臂无力,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师父被他逗笑,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拾起剑抱他在怀中。

婴心性如此,也是好的。

当时年幼,不懂师父话中之话,只觉江湖花团锦簇,高手云集,刀光剑影,谁与争锋。

待到初出江湖,辞别师门远离庇佑,一人一剑闯荡八方。曾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搜集天下名酒与朋友把酒言欢,得罪地方恶霸为百姓打抱不平,富有过,落魄过,交过良师益友,亦错结过狼狈之徒。

经历种种才明了世事皆有双面,正邪一念间。

一把揭下高高悬挂的红花榜榜单,足下生风旋身坐在仁义山庄屋檐上,他仰起头转着手中黑笛,朗声道:「魏无羡在此,不知在下何德何能,能高居这红花榜榜首,更能使得各位有头有脸的江湖朋友为了捉拿我而从四面八方赶来?」

「魏无羡你这屠人家门,杀人不眨眼的恶棍!竟还有脸来仁义山庄!」

「月初那起悟道大师被杀案恐怕也和你脱不了干系!大师只是想要点化于你,你竟痛下杀手,实在可恶!」

「夷陵老祖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今次不是我们,下次也还有别人!」

人人皆有道理,义正言辞,句句都是为了天下苍生。

其中有陌路人,亦有曾经的友人。

把众人神色尽收眼底,他冷笑一声,运气狠狠拍向下方,瓦片裂出道道罅隙,他身轻如燕立于旗帆上,手中剑柄反射出冰冷银光,缓缓道:「说的好听,我就在这,看谁能拿下。」


*

「鲁莽。」

手下抹药的力气不经意间加大,听到身旁那人倒吸口气的嘶嘶声,蓝忘机顿了下方才停手,冷冰冰道了一句。

静室内檀香清冽,今日却染上了淡淡血腥味。

魏无羡不久前才经历过生死之战,虽说侥幸离开,但身负重伤,全靠一口气强撑着才没晕倒,意识模糊闯入了姑苏城,碰巧被蓝忘机捡回了家。

伤口虽已止血擦药包好,但痛疼并不会减少分毫,魏无羡苍白着脸闭目深呼吸,半晌才扯出个笑容道:「多谢蓝二公子不计前嫌救我一命,不便叨扰,我一会儿会自己滚出去的。」

闻此言,蓝忘机面无血色,手指攥住衣袖,指尖发白,仿佛他才是受了伤的那个。他抿抿唇,站在榻前凝视着对方,低声道:「不必,你就在这里休息。」

魏无羡眼都不睁摆摆手,反而强撑着翻身取走自己的剑下了床,然而只走了一步便不得不停下,手腕被牢牢握住,不得已他睁开眼,转头询问:「蓝湛,你到底要怎样?」

两人对峙片刻,却不曾四目相对,一室静默,蓝忘机终于回道:「你留下,我出去。」

语罢,他松手从怀中取出个小瓶子放在桌上,定定注视着一言不发立于身侧的人,闭上了眼转身离去。

留在屋内的魏无羡没了声,突然狼狈跪倒在地,一手捂住滴血的嘴巴,一手抓紧随便的剑柄,因过度用力五指指尖皆被铁器划伤,然而他却一声未出,全部咽回了肚中。翻涌上喉的呕吐感慢慢消退,他才颤着手取过蓝忘机留下的药瓶,拿出几粒药丸塞进口中。

令人安心的味道萦绕在鼻间,似是带给他一丝宽慰和舒心。

虽说天纵奇才,但被一群武林高手围攻也是讨不得好的,能勉强逃出已经算他福大命大,外伤尚且好办,但内伤怕是要修养好一段时间了。

踉踉跄跄跌进床榻上,魏无羡把脸埋进被中,神情恍惚,紧绷的身体渐渐松懈。

这是蓝忘机的房间,蓝忘机的床榻,蓝忘机的味道。

有多久没有闻到了?

意识逐渐模糊,然而脑中那人的身影却愈来愈清晰。

 


【其二】


当夜月圆,清辉铺洒,一人立于房卧门口,挺立如松。

「忘机,何故于此?」

身后传来兄长的叹息声,蓝忘机目不转睛望着前方,道:「他不愿见我。」

蓝曦臣是知晓二人间纠缠瓜葛的,虽有心劝说一二,但两位当事人都对当年之事缄口不言,由他开口若是火上浇油,使得他们彻底散了就是他的罪过了。但有些日子看着向来冷淡如霜的弟弟为了魏无羡而担忧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我知若是他不愿提,你便不会说,但你们二人都不去说,真相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他也不会明了你的心。」

蓝忘机沉默半晌,回道:「无碍。」


*

小心翼翼推开窗户,一袭紫衣的少年翻身轻巧钻了进去。

左右打量没发现什么异常,少年暗笑几声心想他不愧是天纵英才,钻进蓝家这么久都没有人发现,更是让他摸到了蓝忘机的房间,看他怎么捉弄捉弄这个小古板。

说干就干,少年按照话本里学习的一样,踩着猫步双手缩着举在胸前,蹑手蹑脚踱到床榻边,瞧着蓝二公子端正的睡姿觉得牙疼的紧。他无声笑着从袖中取出一根茅草,悬空挥了挥,想着蓝忘机之后的反应直想畅快仰天大笑数声。

还没等他臆想完,清冷的声音便传来:「你怎么会在这?」

少年吓得差点原地后空翻跳出窗,只着了白色里衣的人抬眸盯住他,感到心虚的人赶紧把手中的茅草藏在身后,干笑几声强装镇定道:「蓝湛你醒啦,我就来看看你,什么坏事都没做。」

说完他又想呼自己一个大耳光,这不欲盖弥彰吗?

谁会天不亮地不亮跑进别人卧房打招呼?

少年懊恼锤头,反正被人当场抓包也没了顾虑,干脆直接膝盖跪上床榻,倾身凑在对方面前,眉眼弯弯笑意满满道:「蓝二哥哥,许久不见可曾有想过我?」

果然得到了毫不迟疑地回答:「不曾。」

魏无羡丝毫没把蓝忘机的拒绝听进耳里,双手勾着他的脖颈愉悦吹了口气,看垂落的发丝飞起,手中茅草在身后晃来晃去:「你好歹看着我的眼睛再说话才有说服力啊,蓝二公子。」

下意识抚上魏无羡的腰,温热呼吸喷洒在耳边泛起淡淡红晕,蓝忘机闻言对上面前人的眼睛,捕捉到对方眼中狡黠神色,颇为不自在又不甘示弱地张口咬了上去。

唇被咬住不在魏无羡设想的范围内,使得他措手不及瞪大双眸,唇瓣传来阵阵刺痛换回他的神思,下一秒便哀嚎痛叫道:「诶诶诶!干什么干什么……嘶——疼!蓝湛你属狗吗!疼疼疼住手!不对住口!」

待到对方松口,魏无羡赶忙推开他站起身,捂住嘴有些不可思议瞪着他。

蓝忘机眼神飘了飘,轻咳一声,也随着他起身,为他整理刚才挣动中松散的外衫。


*

见屋内烛光尽灭,蓝忘机才轻轻推开门。

床榻上魏无羡痛苦的神色渐消,只是面色惨白,在这片暗色中更是没有一丝人气,连唇上那抹朱红也怕是鲜血所染。

他伸手轻柔脱掉已然昏睡之人的外衣和鞋履,帮他放平身子盖上被子,才站回床边。

一阵劲风吹过,合上了大门,锁住了房内的两人。


【未完待续】



虽然这么说其实这篇我是想着全部写完再放出来的……

感觉前后描写方式不同现在有些懵逼找不回感觉,所以大概……可能……暂时不会写了……吧……

放出来了断一下(ntm)

评论 ( 17 )
热度 ( 371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