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灯半昏时

※早那什么恋,没自觉的双向暗恋,哦哦吸

※那什么的前篇,看名字就懂x

※一个关于分化的我流AA向

蓝忘机[天阳],魏无羡[天阳]

私设部分:信息素[信香],发情期/易感期[汛期],抑制剂[静心丹]




 


魏无羡盯着床榻上紧闭双眸的蓝忘机,握着浸湿后稍显沉重的脸帕的手拂过沉睡之人的眉间,似是要替他擦拭不断流下的汗水。片刻后却又在半空中顿住,最终默默收回。少年唇瓣干裂,稚嫩的俊朗面容轻微扭曲,本应偏白的肤色因内里燃烧的灼热染上几抹赤色,显露出平时绝然看不到的憔悴。

此情此景,看得魏无羡心里颇不是滋味,又说不出为什么这么难受,只当是为对方因自己遭了这番罪而感到心虚歉疚。在心里默念几声对不起后,魏无羡从旁边桌上倒了杯水凑近蓝忘机,轻轻摇晃对方却没得到半点回应。正一筹莫展之际,却见因高烧昏迷不醒的人自觉抬高脖颈靠近他的臂膀,嘴巴贴上杯口。

魏无羡从呆愣中回过神来,赶紧顺势把水缓缓喂进蓝忘机的口中。冰凉的雪莲水滑入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喉中,似是压住了最深处的火芯,昏睡之人紧蹙的眉舒展开来。舒了口气,感觉手中的人体温好似也降了下来,魏无羡小心翼翼把人放回枕上。谁知对方竟又不满地皱起尚未抚平多久的眉,身体也压住魏无羡的紫衣下摆,显然没有放他回去的打算。要想抽身而去势必要惊醒蓝忘机,这也是魏无羡目前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蓝湛怎么这般反复无常?魏无羡扶额默然不语,倒也没怀疑对方是否真的晕迷不醒。一来蓝忘机不是这么无聊的人,二来,他也算是经历过这般情形,对那火焰灼身神智不清的苦处感同身受。

若不是服用了静心丹后封闭了嗅觉,魏无羡也不敢偷偷潜进蓝忘机的静室。

 

蓝忘机正在分化。

消息被蓝家封锁,除了当时在现场的魏无羡和少数蓝家长辈外无人得知。尚且十五便分化虽代表着天纵之才,但也充满荆棘危险。分化产生的高热会一直持续至结束,根据个人情况周期不定,短则七八日,长则十五六日。火焰会产生心魔,不断幻化成弱点折磨分化之人的精神。若是不能战胜,那在分化时期便会被夺取生命。这样的人亦有不少。

世家尚未及冠的入室弟子一般都会长期服用静心丹拖延分化,待心法修为各有所长时再停止服药自行分化。只有魏无羡是个例外,他被带回江家之前并未服用过静心丹,入了江家后江枫眠亦道故人如此,不必强求,遂与魏无羡秉烛夜谈。家主已表态,底下人自然不会多话。

魏无羡分化为天阳后,为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主动要求服用静心丹压制。除了江家一众人知晓外,他已然习惯在外面隐藏自身信香扮演尚未分化的少年,也因过于奔放的行为举止而从没有人怀疑过。

魏无羡一时间放松警惕,竟忘了姑苏蓝氏的冷泉虽有压制天阳汛期的良效,但那仅是对于分化完全的天阳来说。虽有清脑抑制的作用,但那里也是信香漫延的危险地带。也正是因此,姑苏蓝氏分化完全的天阳一般会在冷泉学会如何控制自身信香,在完全掌握之前禁止他人入内。

那日两人皆受了戒尺,前后来到冷泉疗伤。魏无羡瞧着蓝忘机冷冰冰一副不愿搭理他的样子,摸摸下巴眼珠四转,坏心眼游上前喊了对方几声。蓝忘机不堪其扰,稍抬起头,一双手准确捏住他的脸。魏无羡笑眯眯迎上蓝忘机瞪大的双眸道:「蓝湛你终于应我了,果然还是想和我做朋友。你别不好意思啊,来笑一个,你和我一样大怎么总是一副正儿八经的脸,学我多笑笑,保证让你更受欢迎。」

蓝忘机似是被他的动作震住,张口抖唇半天没说出话来,那副模样甚是少见。魏无羡松开手向下滑去,虚勾了勾对方的下巴道:「蓝湛你可真有趣。」

这么个俊俏的人,若是平时也多点表情该多好。不对,那不就没有意思了吗?蓝湛还是只在自己面前多点表情就好了。

魏无羡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丝毫没注意到有什么像是被打开了匣子般从身体里散出来,丝丝缕缕慢慢包围住冷泉。鼻间萦绕着醇厚的酒香,蓝忘机只觉得心间像是有火苗在一簇簇点燃般,叫嚣着想要抓住面前之人狠狠压制在岸。他猛地回过神来,不敢置信般死死盯着面前神采飞扬毫无自觉的魏无羡,忽然一掌挥开对方的手,向后划去。

魏无羡莫名其妙:「蓝湛你干什么?」

蓝忘机背过身道:「滚!」

魏无羡努努嘴:「怎么又要我滚,你让我滚我就滚岂不是很没面子……怎么有股酒味,云深不知处竟然有酒吗?等等……这个味道是……!」

鼻间熟悉的味道令魏无羡身躯一震,蓦然想起关于冷泉疗效的记载,顿时什么玩乐的心思都没了。他正慌忙忙想要起身离开,却听到那头传来扑通水声和痛苦的压抑声。鼻间紧接着传来的一抹陌生清淡香味,瞬间在他脑中炸成一片。

属于天阳的霸道信香,即使香味清冽淡雅,信香的主人也绝对是个强大的天阳。除了自己外,在这里的只有……

莫不是蓝忘机被自己的信香所影响提前进入分化了?这个念头一出魏无羡便冒了一身冷汗。今日蓝忘机来到冷泉恐也是因着分化在即前来抑制,谁知后面跟了个身为天阳的自己。过于亲近的身体接触使得他的天阳信香传到了对方身上,直接把蓝忘机拽进了分化期。

他已经预想到蓝启仁会如何怒不可遏地处置他了,而今后蓝忘机怕是对他更加避如蛇蝎。

想到这点儿,魏无羡的内心莫名产生了点悲凉情绪。他忍着扑鼻而来的天阳信香转身划到蓝忘机身边,唤了声蓝湛,果真发觉蓝忘机蹙着眉头晕了半边颊,察觉他在身边挣扎着睁开眼便想要远离。魏无羡心下焦急,一把架起对方发着高热的身躯游上了岸。这翻折腾后不过片刻,蓝家就有人发现了他们,并禀告了蓝启仁。

之后便是三天的隔离。蓝忘机的静室被禁止任何人踏足,魏无羡则每日被关在藏书阁抄写蓝氏家规,等待远在莲花坞的江枫眠前来为他解释。

 

拨开蓝忘机因汗湿而粘在嘴边的发丝,魏无羡支腮望着熟睡的人。虽不是第一次如此面对面地近距离好好观察,但对方闭目沉睡的样子倒是初见,魏无羡顿感新奇。两人见面,一般蓝忘机从来都不会搭理他,他虽喜欢撩拨撩拨小正经,但也不是自讨没趣的人。

蓝忘机不愧是世家公子榜第二位,样貌确实比他好看那么一点点。可惜每日板着那张生人莫近熟人最好也别近的脸,让人望而却步。

连分化如此难受的情形,他也依然保持着蓝家标准睡姿。魏无羡啧啧称奇,百无聊赖地伸手戳了戳对方。昏睡之人好似感觉到了,手指蜷了蜷,张开手包住那节小指。

魏无羡:「……」

风水轮流转,可谓流年不利。魏无羡苦哈哈想着,蓝忘机的力气可真大,抽都抽不回来。又吃了个亏,魏无羡这回不再作妖,老实拿起脸帕为对方擦脸。

四更时分,魏无羡望着望着也感觉乏了些。他打了个哈欠,稍移身体斜靠着床栏,另一只手悄然轻拍床榻之人的胸口,感受到对方身体高温稍降,才安心闭眼。

蓝湛你可要快点醒过来啊,不然我向谁负荆请罪去?

 

*

烈焰灼心的滋味甚是难受。蓝忘机只觉周身被火焰包裹,抱住臂膀缩成一团,紧闭双目坠入黑黢黢的深渊。

不知坠了多久,一只冰凉的手蓦然放在肩上,引起身体一阵颤栗。蓝忘机猛然起身,顺势握住对方的手腕往前拽。紫衣翩跹,黑发拂过面颊,少年笑意盈盈注视着他,挑眉道:「蓝二公子有何贵干?」

不经意间收紧手,蓝忘机抚着头抬眼:「……魏婴?」

到底发生了何事?魏无羡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的手……为何如此冰凉?脑中闪过数道疑问,到了嘴边却不知怎么开口。蓝忘机凝视面前之人,稍稍出了神。握着的手腕冰凉异常,令人心惊。那股凉爽从两人接触的地方传到了他的身上,试图浇熄熊熊燃烧的火焰,平息经脉内沸腾的躁动。

蓝忘机抿着唇,指尖摩挲着他的手腕。正想要放开之际,一直沉默不语的魏无羡有了动作。他反手握紧蓝忘机的手,倾身上前,歪头弯着唇角道:「蓝湛啊蓝湛,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干甚要放开?你真的想要放开我吗?」

像是没有说够,魏无羡干脆搂住蓝忘机的脖颈,冰凉的身体贴住对方灼热的身躯,眯眼在颈项间喃喃低语:「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就在这里,随便你怎么做都可以。」

话语落地,反倒像是冷泉彻骨冰寒的水倾盆而下,彻底熄灭了躁动的火芯。蓝忘机闭目,口中低念清心诀。伴着口诀,魏无羡慢慢隐去了身形,下身往上开始逐渐化为片片木兰花瓣消失在怀中,飞向黑色天际。淫灭天地的黑暗从上裂开缝隙,细碎碎片零零散散掉落,从中射入的光芒夺目耀眼,照在蓝忘机的身上,留下一道纤长的黑影。紧接着,裂痕扩大蔓延至远处,目光所及之处皆为光明,清澈柔和。

熟悉的美酒醇香不知从何处飘来,丝丝绕绕纠缠着自己,却没了当初的血气上涌,反而有种安抚的意味。

体内的沸腾被抚平,折磨了数日终于安定下来。蓝忘机精疲力竭,拂袖撩摆原地打坐,陷入深深睡眠之中。

 

蓝忘机是被身上传来的莫名沉重感惊醒的。

余光瞥到压在胸前的黑发与熟悉的面容,惊疑不定间他下意识坐起身,连带着把那人掀翻在腿上。只听哎呦一声痛呼,本来还做着美梦的魏无羡揉揉额角甩了甩头,抬眼便是瞪着眼睛看着他的蓝忘机,顿时心虚。想要挥手和对方打招呼,在抬手之时又发现两人的手紧握了一夜,连忙尴尬松开,他干巴巴道:「那什么……蓝湛,你醒了啊?早……」

说完魏无羡就想甩自己个大耳光,怎的连话都说不清楚,婆婆妈妈像什么样子!他的视线扫过蓝忘机苍白的脸颊,又觉理亏非常,毕竟蓝忘机如此窘况皆因他而起。平日里巧舌如簧的魏无羡现今竟哑口无言,支支吾吾片刻,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

倒是一旁的蓝忘机第一次瞧见他这副样子,目光紧盯,把魏无羡一会儿皱眉烦恼一会儿瞥他又心虚移开的样子尽收眼底。握了一夜的手上红痕未消,残留着另一人的温度和淡淡酒香,酥麻酸软。

蓝忘机抚上这只手,低垂眼眸,沙哑着声音道:「……魏婴,你为何会在此处?」

魏无羡哽住:「我……」

若说他是翻了墙偷偷溜进来的,以蓝忘机的性子会不会直接把他赶出去?可若不是实在担心,他也不会半夜从藏书阁一路溜到静室照顾了对方半宿。

涌上心头的情绪莫名其妙,哽在心口甚是难受。魏无羡深吸一口气道:「我溜进来的。蓝湛我是来和你道歉的,对不起,让你受此苦楚实在非我本意。不久后江叔叔就会来云深不知处,我可能就要回莲花坞了,你……若是觉得看到我实在难受,那我便走就是。」

魏无羡说得诚恳,蓝忘机浑然不动,却暗暗握紧了双手。

一室静默。看着床榻上的人没有动静,以为对方连理都不愿理他,魏无羡坐立不安,干脆直接站起准备离开。背后突然传出蓝忘机的声音:「不必道歉,此事不怪你,我本身便处于分化期,忘了服用静心丹,勿需放在心上,分化不过早晚问题。你……不必为此离开。」

魏无羡转头惊诧道:「你……不怪我?」

蓝忘机颔首,移开了视线:「叔父那边我会去说明。」

设想了几百种被蓝忘机厌恶赶出云深不知处的情景,却没想对方不仅没有赶他走的想法,而且还出口安慰于他,甚至愿意帮他这个罪魁祸首向蓝启仁求情。

一晚上情绪波动太大,使得魏无羡有些恍惚。他想是不是蓝忘机已经把他当成至交好友了?只是小正经脸皮太薄当着他的面说不出口,才让他误会了?越想越觉得有理,魏无羡快步上前端着熬好的药扑回床边,喜笑颜开晃了晃勺子道:「好蓝湛,你快把这碗药喝了,这是帮助你分化的药,我亲手熬的!」

听到最后几个字,本是下意识避开的蓝忘机情不自禁看了看对方手中端着的碗。魏无羡浑然不觉哪里不妥,搅了搅便舀了一勺邀功般递到蓝忘机面前。

顿了半晌,蓝忘机到底还是没熬住对方期待的眼神,就着勺子饮下汤药,随即伸手接过魏无羡手中的碗,仰头一饮而尽。

虽然脸色依然苍白,但此时此刻,蓝忘机的神情却不复往昔般淡漠。烛火摇曳,光晕柔了冷硬。魏无羡趴在床边,定定注视着蓝忘机的一举一动,竟嗅到一丝淡淡的清冽檀香味。

心跳如鼓,只觉完全移不开视线,他不禁开口道:「蓝湛,我每天都这样端药给你好不好?」

蓝忘机顿了顿,随后把碗放在魏无羡的手中,低声道:「好。」

 

【完】


然后蓝忘机成功分化为天阳,可是魏无羡却因打架斗殴被带回江家,早恋over(ntm)

被吐槽说分化像渡劫我也有同感对不起orz

本想说给那什么一个后续,不知为什么变成前篇,感觉还能写个前前篇然后加上本来要写的后续……算了吧当我没说。


评论 ( 12 )
热度 ( 402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