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桃花仙 02

※架空我流向仙君叽×桃花精羡

※极度哦哦吸,很扯很扯,狗血,慎入


02.

晨曦破晓,薄纱缭绕,清风自来,云卷云舒。

小仙君沐浴着第一束光,闭目持剑定于院内。朝露悄无声息滑落,一到闪光乍现,便无了踪迹。

露水顺流而下,与透明澄澈的剑身融为一体,原是被立于树下之人接住,剑式凌厉,如冰似雪,汇聚着的灵力在招式转换间流下蓝白荧光,飞溅而起的玉兰花瓣萦绕四周。

耳朵微微一动听到了什么,紧闭着的眼睁开,蓝忘机盯着前方一棵枝桠莫名摇摆滑稽异常的松树,手腕微转一剑划上天后卸了控制的灵力,露水分成无数小水滴裹在玉兰花上直直从松树顶猛地掉下。

「诶诶?小仙君你竟然来阴的!」

匆忙从松树顶跳下来,顶着满头沾水的白色花瓣,魏无羡有些震惊道:「我可是个桃花精,你拿玉兰花砸我算个什么事?你难道是对我们桃花有意见吗?」

蓝小仙君置若罔闻,转身收剑,却不想闲不下来的桃花精又爬到一棵树上,双腿勾住树干倒挂在他的面前,眼前放大的脸使得他不得不看向笑颜弯弯的人,温热的掌心捧住自己的脸,下巴被强迫性抬高。

桃花精毫不掩饰火热的视线,脸上写满了我看上你了几个大字。而被如此注视的蓝小仙君,终于感觉到不自在,唇未开,指捲曲,心跳如鼓。

察觉到掌心下轻颤的幅度,魏无羡满心欢喜地问道:「你喜欢我吗?」

蓝忘机直截了当:「并没有。」

小仙君光明磊落,心口如一,从不说违心的话。对此,魏无羡无言以对,一手捂住胸口沉痛道:「你也太直接了点,我受伤了。」

说完他又狠狠刮了下蓝忘机的鼻子。

小仙君微怔,对着桃花精无礼又亲昵的举动显得极其不适应,却又感觉到对方此时心情欠佳。想了想刚才的对话,虽说讲的直接了些,但他从不说谎,既然问了便如实回答,若是因此伤了魏无羡的心,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谁知魏无羡也就惆怅了一会儿,又再次活跃起来。

「如今你不喜欢我没有关系,我自然有着法子让你喜欢上我。红线在月老庙打结,三生石上有我们的姓名,天都注定我们要在一起,那便长长久久与你耗在一处,倒也不错。」

他在小仙君的抹额上落下轻轻一吻,在对方无言的视线下粲然一笑:「我缠定你了。」


*

蓝忘机觉得自己遇上了天上地下第一无赖。

一个千年桃花精,天天张口闭口都是缘分和喜欢,礼义廉耻都被丢出三界外,不仅言语戏弄于他,更要在行动上撩拨,常常使得小仙君气血上头,拔剑相向,这么些年的修养尽无。

但也偏偏就是这个花精,说要与他一辈子在一起时,淡无波澜的心荡起涟漪,翻涌出自己也不明了的期待。

然而虽放话说是要纠缠到底,但那日魏无羡自云深不知处离去后便不见踪影。

本该如此,依照那般性子,所言所语毫无可信之处,大概是难得瞧见生人从蟠桃林走过便想着戏弄一番罢了。

没有什么好在意的,领悟突破已迫在眉睫,此时更应该把心思放在接下来的试炼中。蓝忘机如此想着,再回过神来时,手中笔已在纸笺上留下几点圆圈墨迹。

抿着唇把手中纸笺放置一边,他想要再重新写一张时却发现书案上已经没了纸,而一旁却堆了小小一叠或染了墨迹或写错了字的书笺。

此情此景若是被叔父看到,怕是要予他驱邪论道一番。

若是被魏无羡看到,那人会拿着纸啧啧称奇,轻笑出声再次吐出调笑话语吧。

思及此,蓝忘机闭上眼,轻轻摇摇头,像是能把脑中的影子甩出一般。他蹙起眉头放下笔,站起身走至门前想要出门散散心,然而推开门的瞬间,几瓣桃粉钻进屋内,调皮得贴着他的脸颊拂过。

芬芳沁人心脾,扰乱了一池春水。

方才不断在脑中骚扰他的人高高坐在屋前的大树上,晃着双腿挥舞手臂向他打招呼。明明坐在开满淡雅白嫩小花的玉兰树上,却手握着一枝盛放的桃花,显得桃花更艳,容颜更俊。

深红发带摇曳,黑发散开飘舞,那人独倚高枝,眉眼弯弯,歪头笑道:「你找我?」


*

天庭的试炼根据修炼等级的不同,内容也有很大的区别。

金丹期作为最基础也是极为关键的一个时期,成者便脱离五谷轮回,败者则烟消云散,所以选择试炼任务也是重中之重。

许多小仙君为了能够更稳妥的升入金丹期,所选的任务一般也是较为简单轻松的,而名门望族却有着自己的骄傲,蓝氏族人更是以为民除害为准则,所选任务大多偏向凶险的伏魔捉妖。

一袭红衣的桃花精望着刚从太上老君处领了任务的小仙君遥遥叹道:「自讨苦吃啊蓝湛,这还没正式位列仙班,就想着降妖伏魔了?小仙君虽是一副好心肠,但也要量力而行啊。」

这话说得义正言辞,却被一旁路过的同僚嗤笑道:「魏无羡你也好意思说别人,这不就是你经常做的事吗?不愧是你选中的人,怕是和你半斤八两。」

魏无羡却得意道:「我选中的人,当然是最好的。」

红玫瑰温情顿感无言以对,再次领教到同僚的厚脸皮程度,蓦然想起什么拍拍他的肩道:「我看那蓝小仙君前途无量,若是认定了,你可就要好好看紧了,切莫……」

语意未尽之处红衣飒爽的女子挑高眉示意了一下,魏无羡瞥了眼后轻笑道:「情姐姐放心,我的人,没那么容易就这样着了道。」

千年没见过魏无羡对着谁这么执着的样子,温情心下不安,也不知是好是坏,只能尽心提示一二。不经意瞧见面前人注视着不远处小仙君的模样,又觉得自己实在想的太多了。

罢了,魏无羡爱喜欢谁就喜欢谁去,天王老子也管不着。


【未完待续】


我努力了!第二发!!!宝贝羡生日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224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