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头顶冒泡


*梗来自游戏人物头顶头衔,极度无聊哦哦吸

*段子,sjb搞笑向(并不好笑x),不会继续写了(



从盘中拿起一个苹果,在手中抛了抛,魏无羡抬眼瞅瞅整张脸都皱在一起苦哈哈的聂怀桑,喊了声他的名字,趁对方疑惑抬头望向他的时候一下子把苹果砸了过去。

手忙脚乱接住苹果,聂怀桑哭丧着脸控诉:「魏兄你这是作甚啊?是嫌小弟还不够惨吗?不带你这样落井下石竟然要用个苹果砸我。」

魏无羡莫名其妙,深感委屈:「真是岂有此理,我这是看聂兄你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才好心把苹果给你吃的,好心没好报啊。」

看他一副要甩手走人的架势,聂怀桑忙道:「是小弟误会魏兄了,魏兄可千万不要抛弃小弟啊!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魏无羡本就是佯怒,听了这话后一屁股坐会原处,笑嘻嘻拍拍聂怀桑的肩膀道:「好说好说,只要聂兄你帮忙……」

聂怀桑道:「当然当然,小弟能帮助魏兄是三生有幸啊!只是不知……魏兄为何知晓小弟刚好想吃苹果……?」

魏无羡似笑非笑瞅着聂怀桑,盯得他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顿觉这个话题不能继续,忙抽过纸笺抄起书来。

又取了个苹果咬了一口,托着脸瞥瞥埋头苦抄的聂怀桑,魏无羡心想:还不是你头上顶着那几个绿油油的大字吗?

在聂怀桑头上,闪烁着的『一个想吃苹果的可怜人』转变成了『一个吃着苹果有求于你的可怜人』。

 

今日一觉醒来,魏无羡就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屋依然是那个屋,墙依然是那个墙,只不过眼前的东西上面凭空出现了一行行不同颜色的字。桌上早点热气蒸腾,也没遮掩住漆黑大字——『清爽可口的甜粥』。魏无羡左瞧瞧右看看,伸出手在字的位置晃了晃,却见指尖穿过字身透到后方,不信邪反复挥舞,字依旧伫立其上。

倒吸一口气,从没见过此种法术的魏无羡一脸兴致勃勃嚷嚷:「江澄江澄!你看这是什么法术?」

门口的江澄一脸莫名望去,只见魏无羡对着碗白粥笑得异常灿烂,一脸嫌弃道:「一碗粥能有什么法术?没睡醒吧你。」

莫不是只有自己才能看到?魏无羡愣了愣,转头望向门口,下一秒却喷笑出声。

江澄双手抱胸不耐烦站在门口,头上明晃晃顶着蓝色的大字——『一个不明所以口是心非的江师妹』。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澄:「???」

魏无羡深感有趣,一路喜笑颜开,惹得众人议论纷纷,有人上前道:「魏兄何故如此开心?不如和兄弟们说说,大家一起开心开心?」

他眨巴着眼睛盯着面前人的头顶——『一个向你示好的路人甲』。不得不说这个法术真过分啊,赤裸裸把面前人的心思撕开展现在他的面前,虽然他也无所谓,魏无羡摸摸下巴,笑而不语。


从兰室被放出来已近申时,魏无羡也总结出了法术的一些规律。与他无关之人头顶的字是最不起眼的黑色,稍有联系的则是绿色,熟识已久的是蓝色,其他未知,那些文字也会随着发生之事心中所想而改变。简而言之,头顶浮现的文字就是眼前之人的心声。

简直像是读心术一般的禁咒,初时觉得新奇,如今玩的差不多了,也该找找去除法术的方法了,他并没有窥视别人想法的喜好。

魏无羡如此想着,正巧撞到了从古柏后走出的蓝忘机,对方眼疾手快抓住他的手腕拉住了他,魏无羡稳住身体,抬头正想道谢,却瞬间瞪大了双眼。

蓝忘机冷淡如霜的俊颜依旧,头顶却是与之完全不符的冒着粉色的文字。

『一个担心你倾心你的有缘人』


魏无羡张大了嘴,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没了】


神清气爽!(ntm)

希望大家不会因此拉黑我TVT


评论 ( 23 )
热度 ( 255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