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桃花仙 01

※架空我流向仙君叽×桃花精羡

※极度哦哦吸,很扯很扯,狗血,慎入

祝我生日快乐哈哈哈又老了一岁orz,慢慢写x



01.

这日说巧不巧,正赶上王母娘娘的蟠桃会。

南天门大开,众仙千里迢迢赴宴,禁制便也松懈了些,由着各家资质甚好的仙童在天庭见见世面,若被哪位仙首看中做了弟子,也算皆大欢喜。

蓝氏的小仙君也在其列中。

一身白衣束抹额,稚嫩的脸上冷若寒霜,背着把高出半个身子的古琴,声名远播的蓝小仙君在殿外行完礼后便被通了贴破例参加蟠桃会。

大殿看似就在眼前,其实设了多重法术,在进入的那一瞬会传送到天庭的各个角落,若能从中寻到法术的破绽破了阵眼重回大殿,便是试炼成功。

蓝忘机睁开眼,发觉自己身处一片桃林之中。

绿叶称着俏丽枝头的朵朵粉色花瓣,所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想必这便是王母娘娘的蟠桃林,处处萦绕着如沐春风的轻灵灵气,仿佛置身其中就能增长自身的修为。

白衣小仙君踱步在桃林中,不到片刻,便觉察出异样。

初时还算矜持,只是一两朵不经意从头顶滑落,之后像是着急了般,桃花像雨一样不停砸在自己的身上。

面无表情停下脚步,蓝忘机微微抬头,下意识伸出了手。

下一秒,一个黑影从天上直直跌进他的怀中。

黑衣的灵丝毫不觉有何不妥,眨巴着含笑的双眸,从手中变出一朵盛放的粉桃花别在蓝忘机的发上,欢天喜地道:「这位小仙君,我观你面相,便觉你命犯桃花。」

「这不,我舍身来解救与你了。」

 

*

含光君的屋前种了一棵桃树。

岁月变迁,四季轮转,却连个花骨朵都吝啬探出。

据居住在仙府附近的有些年头的土地公说起,这棵桃树是三百年前含光君向王母娘娘讨要回来的。

当时大战肆起,三界皆染有战火,所幸众仙合力大败当时反叛至魔界的温氏一脉,而前线战功累累的含光君蓝忘机在庆功宴上只向帝君提了一个要求,便是从王母娘娘蟠桃林中要了这么一棵不开花不结果的,灵力竭尽就快枯萎的桃树。

众仙大为不解,倒是王母娘娘若有所思,允诺了。

白衣仙君站在桃林中,修长手指附上灰败的枯枝,慢慢在上面摩挲,手心被凸起的干枯树皮刺破留下道道血痕,在沁出血滑到树根处时,树干散出微弱的红光,仿佛在呜咽。

就是这样的一棵树,被大名鼎鼎的含光君小心翼翼种在了天山最有灵气的山头,成了连接整座山灵脉的灵基点。

然而三百年过去了,凋零的山头建起端庄的仙府,山下的蝴蝶精都已化为人形,桃树依然没有花开的预兆。

 

*

檀香缭绕,清冽淡雅。

坐于书案前的白衣小仙君执起笔端正写着什么,冷不防一朵桃花落在了他的书笺上。

随之而来的是这些时日十分熟悉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

「蓝小仙君,你就瞧瞧我啊?」

话音刚落,见他还是熟视无睹,黑衣的灵不甘示弱又扔了一朵。

待到书笺被桃花淹没,无处下笔,蓝忘机才抿抿唇,淡淡开口道:「你待要如何?」

 

魏无羡是吸取天界丰沛的灵气所幻化而成的桃花精。

在蟠桃会的试炼中,缠上了误入的蓝忘机。

谁能想到天界的灵会如此厚颜无耻化为桃花原型躲在他的衣襟里,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被带回了云深不知处。

花灵虽是灵,但也有妖的特质,妖类一向耽于本心,有念便粘,而魏无羡如此缠着即将领悟突破到达金丹修为的他,必是有所求。

或是……

蓝忘机放下笔,转身端坐,严肃问道:「虽不知你有何求,但若伤及无辜,我定不会放过你。」

虽然话语义正言辞,但用那张稚嫩的脸摆出老成的表情,在魏无羡看来甚是有趣。

如此想着,魏无羡倾身上前一把捏住蓝忘机的脸,轻轻往外拽了下,笑意盈盈对上惊愕的琉璃双眸,道:「好个正气凛然的小仙君,你这份觉悟甚好,不过放心吧,我对杀人放火,烧伤强掠的事不感兴趣,也不会像你所想的那样吸走你家人的灵气,更对你的金丹没什么想法。」

松了手,指尖从脸颊滑下勾勾白衣小仙君的下巴,魏无羡眯眯眼,意味深长继续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为了你才来的。」

蓝忘机何等身份,又何曾被如此轻薄,呆愣片刻后,他猛地挣脱束缚,涨红了脸道:「你……你……不知羞耻!一派胡言!」

魏无羡往后跳了几步,抵着下巴啧啧嘴道:「瞧瞧,瞧瞧,我说了真话小仙君你也不相信啊,我可真冤枉,这有什么好羞耻的?」

「不就,我是你的桃花劫吗?」

刚说完魏无羡拔腿就往外跑,方才所站之处被一道锋利的剑光袭过,原是蓝忘机不堪魏无羡口无遮拦的言语骚扰拔出了自己的佩剑避尘,一剑劈了下去。

虽说动了气,却也下意识保留了力度,不至于真的伤到魏无羡,也没思考依着魏无羡的修为是否真的躲不过他的一击。

魏无羡溜之大吉。

「蓝小仙君,可别动气啊,别忘了我们以后还有花前月下。」

屋外伴随着清朗的声音传来的还有无法忽视的暧昧笑声,使得蓝忘机耳畔上还未消退的红更深了些。

从未见过如此不知廉耻的花灵,真是,真是……

收起避尘坐回原位,蓝忘机却已找不到继续书写的心情了,堆了满满书笺的桃花,仿佛那个人的笑声一般,随着从窗棂钻入的风荡起阵阵涟漪。

指尖轻轻拨弄了下其中一朵嫩粉花瓣,却见它含羞带怯般转了一面。

窗外风拂叶落,却吸引了蓝忘机的目光。

又是一朵桃花随风落入房内,到让他怀疑对方是否根本就没有离去,还在他的身边。

伸手接住时,才发现到手中之物与书案上的有何不同。

花瓣还未绽放,鼓成一个小球般,正等待着什么。

一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未完待续】


所有发生的一切当然是有原因的……

顺便试着改变自己一贯的写法,但观感并不好……

评论 ( 63 )
热度 ( 678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