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灼灼

我爱我兰呜呜呜!!!两个人暗搓搓对狗血台词结果我们俩对这个梗的理解完全不一样呢哈哈哈!好新奇啊!!!

看我不要face,当成姊妹篇看吧大家(啪啪啪)写的比我好看多了!!!我吹爆我兰!非常可爱!

一只拂尘:

《灼灼》


 


cp:忘羡


文:蒂兰の夏天


 


给小雪劳斯 @一更雪 的生贺,勉强赶上了,祝我们超可爱哒小雪劳斯生日快乐!!!


神仙哥哥叽×桃花精(?)皮皮羡


充满了俗且套路的OOC之作,别当真,看看就好……


小雪劳斯的精彩发言全部放进去啦~理直气壮.jpg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


“这位郎君,看你面容俊美气质绝佳,命中必犯桃花。”


纷纷扬扬的桃花兜头而下,猝不及防地撒了蓝忘机一身。他站定脚步,抬眸上看。层层簇簇的花朵间,一人斜倚在树枝上,红绳束起的长发随着花枝摇摆,手里握着一截桃枝,笑眯眯地望着他。


“嗯。”


蓝忘机也不恼,就着那一双淡色琉璃般的眸子直直看着那掩映在花间的人,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犯桃花。”


 


*


魏无羡初次见到蓝忘机是在姑苏的山脚下。


彼时,方才化形不久的他耐不住寂寞,偷偷溜出云梦往姑苏而去。他曾听同在一处修行的其他小精怪们说过,姑苏景美人美酒也美,且那云深不知处还是那九天之上颇受推崇的含光仙君修行飞升之所,必然灵气四溢,很值得去沾一沾。


魏无羡一路闲看山水地奔着姑苏而去,本以为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到得那仙山见得那仙君,熟料竟在山脚的小镇不期而遇。


蓝忘机虽已飞升位列仙班,却不同九重天那些古板的白胡子老头们一般,讲些什么世间无大乱仙者降世易惊扰凡人之类的迂话。比起在九天境里垂首看世间万物自生自灭,他似乎更愿意闲来无事游走人间,执剑负琴,除魔卫道。


魏无羡老远地便看见一俊雅公子翩然而至。那人一袭白衣,手持长剑身负古琴,三千青丝绾起半数,额间系着一条精致的抹额。


蓝忘机自是隐了身形的,只是魏无羡也并非凡人,自然看得到他。他一眼便看出这人与常人不同,又觉得他周身灵气清澈莹润,觉得约莫是个寻仙问道之人。正思索间,抬眸瞥见那人抹额上的卷云纹,霎时惊觉,这莫不是云深不知处出来的人?


世人都道,含光仙君出自姑苏云深不知处,这山中弟子以蓝为姓,众弟子皆是白衣佩抹额,而只有极具仙缘的内门弟子方可佩戴云纹抹额。魏无羡一惊,不禁将目光移到那人脸上,顿时便被那双淡若琉璃的眸子彻彻底底勾了魂儿,一边思索着这似曾相识的双眼是不是在梦里见过,一边又觉得世人诚不欺我,姑苏果然出美人。


“这位公子,”他迎面上前,手中一把桃木削成的笛子在人眼前晃了两晃,笑嘻嘻地说,“我看你面容俊美气质绝佳,想必命中犯桃花。”


 


*


直到被蓝忘机带回静室,魏无羡仍旧有些发蒙。他不过是在街上随口调戏了这人一句,怎的就被人强行拽到了这里?


静室隐在云深不知处,因蓝忘机不喜停留在九重天上,又无意搅扰他人清修,故而在四周设下结界,隐去这一处所在。


既然出去不得,魏无羡便索性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他大约猜出了眼前人的身份,心里不住感叹,自己是撞了什么大运,随便逗弄个人都能遇到名震九天的含光仙君。


蓝忘机一言不发地看着他,内心的震动无法言说。他本是无意中经过彩衣镇,却在街上遇到这人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看着他,说着那不着边际的胡话。蓝忘机有一瞬间的失神,恍惚是很久以前,有人在春日里折了一截桃枝,笑闹着要往他发间别。待他回过神时,他已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那人的手腕,而面前之人正睁大一双漂亮的眸子迟疑地看向他。


 


“你……”蓝忘机看着坐在静室四下打量的魏无羡缓缓开口,声音有些干涩。


魏无羡闻声回过头,见蓝忘机一眨不眨盯着自己,不由一怔,心想这神仙也太不经逗了,方才不过说他一句命犯桃花,便这般受惊。


“啊那个,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他笑了两声,“这位仙君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们妖精一向口无遮拦。”


“.…..”


“话说回来,”魏无羡见他不答,只是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看着自己,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子,开口说出一句,“这位仙君,我看你很面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话一出口,魏无羡便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这怎么听怎么像那行为浪荡的街头混小子戏弄良家小姑娘。想他堂堂桃花精,在云梦也是以风流倜傥著称,怎么今日竟说出这般街边搭讪一般掉价的话来。可他又着实有些好奇,照理说他才化形不久,无论如何不该是见过这位九天之上声名在外的仙君的。可眼前这人那双眼睛,他委实觉得眼熟,细看之下,这人的相貌身形也多了几分似曾相识的意味。魏无羡在心里砸了咂嘴,难不成自己化形之前曾得含光仙君照拂过?


 


“你知我是谁?”


良久,蓝忘机才再次开口,他依旧目光平静地望着不远处的小花精,可魏无羡却无端地从他那平静的眼神里看出了些许深深隐匿起来的期待。


“知道啊,含光仙君嘛,谁不知道。”他勾了勾嘴角,笑得放肆,继而又低声嘟囔起来,“蓝……蓝什么来着……”


“蓝湛。”


“对对,蓝湛。”他撇撇嘴,觉得有些没来由的委屈。实在不能怪他没记住,含光仙君之名三界九天无人不知,但蓝忘机飞升太久,大家伙大多知晓的只是“含光仙君”四个字,少有人记得他本名为何。就比如人人都知道太上老君,又有几个知道太上老君姓甚名谁生辰几何的。


“蓝湛……蓝湛……”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那张看起来依旧没什么表情的脸看了半晌,又垂下眼帘喃喃地重复着他的名字,忽然觉得脑中似有什么一闪而逝。他抬眼看向不远处的人,不由自主地缓缓靠近,恍惚中只觉得这个人自己应当是认识的,应当在很久以前便认识的,久到含光仙君还不是含光仙君的时候便已经认识了。


“蓝湛……”


魏无羡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已近在咫尺的蓝忘机,盯着那双淡色琉璃般的眸子里倒映出的小小的自己,忽地朝那人伸出手。


腕间被紧紧握住的时候,魏无羡方才从着魔般的失神中清醒了几分。手腕处传来的触感熟悉又悠远,仿佛跨过了千百年,再度萦绕而来。


“蓝湛,”他的眼里不知什么时候蒙上了一层似有似无的水雾,“我是不是真的应该是认识你的……”


 


*


一千四百年前,三界大乱,九重天一片动荡。彼时的九天神君温氏堕仙入魔,在九天之上大开杀戒,整个九重天几欲被血海吞没。那场浩劫持续了近百年,待到三界平息,九天之上诸位仙者已折损过半。


魏无羡便是折在了这场百年浩劫之中。他本是花中精灵修炼飞升,踏入九重天后得见的头一位便是一同飞升的蓝忘机。


那时的蓝忘机还不是现在的含光仙君,只是个方才飞升不久的小仙者,“含光君”三字也只是他飞升前时人对其的尊称。


魏无羡对这位整天板着一张脸的小仙者异常有兴趣,时不时便变着花样撩拨人家。终于在他又一次拈着桃花往人发间别的时候被蓝忘机冷不丁地抓住了手腕。


“含光君,这是作甚?”魏无羡扭了扭手臂,试图抽出自己的手,却被蓝忘机抓得更紧,他倒也不在意,摆出一副颇显风流的姿态,“抓得这般紧,莫不是怕我跑掉留你一个长夜漫漫孤独寂寞?”


蓝忘机不答话,抬手拂去发间落花,另一手仍抓着魏无羡不放。


“我说含光君,”魏无羡干脆就着被他拽着手腕的姿势靠过去,另一手很是不羁的搭在人肩头,看起来颇有种勾肩搭背的样子,“我看你这是命中注定犯桃花,这不提前给你戴一戴花适应一下。”


“嗯。”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应了一句。


嗯?魏无羡愣在原地,嗯是个什么意思?往常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扔一句“无聊”过来然后甩开自己该干嘛干嘛去吗?今日这是怎么了?


他还在任自己的思维信马由缰九天乱跑时,一向惜字如金的蓝忘机开了口。


“魏婴,原是云梦山中桃花化灵,得山中灵气滋养,修炼飞升。”


魏无羡转头看过去,对蓝忘机忽然的这么一句显得百思不解。


“是没错,我确实是桃花精飞升而……”


他忽然住了口,一双桃花眼里迷茫尽数散去,微微惊讶地望进那人眼中。


“桃花……”


蓝忘机依旧不答,只如平常般望着他。那素日冷淡古板的神色此刻映在魏无羡眼里竟添了些许柔和。


他知这桃花化灵而来的小仙时常缠着自己,起初也很是不耐烦,不过因着飞升前在云深不知处养成的良好修养不愿与其计较。可不想这小仙似乎对他兴趣极高,几次三番被他挥开也丝毫不见气馁。一来二去,便也由着他胡闹。日子久了,蓝忘机猛然发现,自己似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这个在身边玩闹的小仙视为习惯,若哪日这人不来撩拨,便总是隐隐觉得缺了些什么。他从前从不觉得独自一人有何不妥,如今却不知怎的,竟觉得如若可以,同这般一个小仙在一处也不错。蓝忘机并非不知晓世人常说的情爱,但他不曾知晓过,这般表现是否便是人间常说的喜欢与心动。


魏无羡倒是无论如何没料到蓝忘机会是这种反应。他起初只觉得好玩,渐渐地便也觉察出几分不寻常的意味。撩拨蓝湛似乎成了个不知何时养成的习惯,抛不开抹不去。再后来,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了些变化,他想日日同那板着一张脸的小仙者在一处,九重天上在一处,下界云游在一处,睡时在一处,醒来还在一处。若是放在还未飞升前,他想,这便应是世间所说的“心悦”二字。


 


“蓝湛,”魏无羡站直了身体,总是笑意盈盈的眼里填满了认真,“你可是在说真的?”


“自然。”蓝忘机平静的眼里涌出些许波澜,“魏婴,我心悦你。”


魏无羡内心一阵震动,他扑过去搂住蓝忘机的脖颈,仰着脸笑眯眯地凑上去,含着他的双唇吻了过去。


“蓝湛,我亦心悦你。我心悦你很久了。”


好半天,魏无羡总算从被吻得喘不过气的窒息感中回过神来,他抬手化出半截桃花枝,将那衔着点点淡粉的花枝插在蓝忘机发间。


“二哥哥,犯了我这朵桃花,可没得反悔。”


“此生不悔。”


 


*


静室门前开了满树桃花。得亏因着蓝忘机的结界外边人瞧不见,不然指不定要将修行的弟子们惊成什么样。云深不知处规训严明,山中花木也多是碧树兰草等清淡雅植,骤然开出一树艳丽桃花,着实叫人难以淡定。


 


魏无羡从树上一跃而下,身形轻盈,在蓝忘机眼前脚尖落地。


“蓝二哥哥,你想犯哪朵桃花呀?”他执着那半截花枝,状似轻挑地勾着蓝忘机的下颌,一双桃花眼灿若星辰。


“明知故问。”


魏无羡一笑,随手隐了那花枝,双手攀上蓝忘机的脖颈,凑在他耳边缓声开口,“蓝湛,你看,你连采花大盗都不用做,便有的花采。”


他看着蓝忘机的耳根渐红,不由得起了心思,倏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蓝忘机立刻跟着抖了一下。


“我这般贴心,二哥哥不奖励我一下吗?”


“魏婴。”


蓝忘机微侧过脸,看着趴在自己肩头使坏的人,正欲制止,却见那人收紧了双臂,紧跟着那撩人心弦的声音便又从耳边传来。


“我们妖精,可是最喜欢蓝二哥哥这样的美人……唔……”


话未说完,便被蓝忘机堵上了嘴。魏无羡眼角眉梢都挂着笑,干脆抬腿勾住蓝忘机的腰,任由那人托着自己的身体,将自己整个人都挂在了蓝忘机身上。


“二哥哥今日怎的这般性急……”


被压在地上时,魏无羡在蓝忘机颈边轻轻磨蹭着,忽而又伸手捧起蓝忘机的脸,痴痴地吻了上去。


“蓝湛,你可真好看……”


清风卷起大片桃花,灼目的粉铺天盖地而来,将遮未遮地把那早已在地上滚做一团的身影隐没其中。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这世间万丈红尘,我所欲者,不过一个你。


 


 


——END——


最后,再次祝小雪劳斯生日快乐,给您比心心❤❤❤~


Ps,那什么,小雪劳斯请继续爱我(你闭嘴)

评论
热度 ( 282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