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蹴鞠

*原著向早恋少年,极度哦哦吸,慎入

*主题是大家一起踢个球呗?规则全部被我吃了不接受反对意见(x)

*送给柠檬劳斯的生贺 @柠檬香草可乐 ,真的是又短又慢又哦哦吸希望不要嫌弃(捂脸)

祝神仙生日快乐!一起愉快的嗑西皮啊!

 

 

「诶呦喂,什么东西?谁砸我?」

刚走进后山口,就被莫名砸中脑袋的聂怀桑仰面倒在地上哀嚎不止,虽说砸中他的东西没什么灵力一看就知道不是暗器,但破风而至的力度犹在,白净脑门上就这样被砸出一片红色,隐隐鼓起了个包。

今次难得在小考中得了甲,聂怀桑泪流满面向远在清河的兄长报了喜,到的时间便与约好的相比迟了那么一会儿,不想因此错过小伙伴们今儿玩什么的讨论,被一个蹴球结结实实砸中了头。

而那群没什么良心的同窗站在一旁幸灾乐祸,嘻嘻哈哈。

真是流年不利,他哭丧着抱住脑袋挣扎,正想要爬起来时,眼前晃过紫色衣袂,抬头便看见魏无羡一脚勾起落地的蹴球,用膝盖接住左右反复颠了几下后,转身一脚踢向树下的江澄,还不忘低头对着他努努嘴道:「聂兄你终于来了,呐,那边那个砸你的,可不关我的事。」

聂怀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便瞧见黑了张脸的江澄把蹴球踩在脚下,双手交握活动了下筋骨,阴恻恻道:「聂兄你休要听他胡说八道,说来说去要不是魏无羡他又违反蓝氏家规私自带了蹴球来,哪会出事,看我帮你收拾下这厮给你报仇。」

话音刚落,江澄目光一凝,足下生风,蹴球如离弦的箭般直冲面门,却正巧对上刚刚站起身的聂怀桑,他瞪圆双目,只觉今日出门绝对没看黄历,要不怎么总是被误伤?身后的魏无羡啧了一声,伸手拽住他的领子猛地往旁拎,手指掐起法诀,蹴球瞬间停住悬在空中。

拍拍异常倒霉的同窗僵硬的肩膀,魏无羡回头大声嚷嚷道:「报仇打到被害者也就江澄你做得出来,聂兄你听我说啊,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一起上!」

我可还没答应!本想脱口而出的话被飘到面前的蹴球打断,聂怀桑左右望了望,秉持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高尚品德,头用力一撞把球撞向倚着山壁旁边看了许久戏的无良友人们。

一球上去砸中某位没来得及躲开正笑得最大声的弟子脸上,砸的人眼冒金星,仰面躺倒,与大地进行紧密拥抱。

江澄:「……」

魏无羡:「……你很行啊聂兄,是我之前小瞧你了,这一球实在是漂亮。」

聂怀桑:「……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

被砸之人回过神来,龇牙咧嘴一下跳起,踩着蹴球碾了几下运足气力直直踢向聂怀桑。

聂二公子边碎碎念着怎么又是我边下意识回了一脚,自此乱做一团。

始作俑者魏无羡对这场大乱斗啧啧称奇,扯着江澄兴致盎然加入到战局中。

 

蓝忘机前脚刚踏进后山,一球正不巧被踢到他面前。

他并没有因着即将到来的危险而改变神色,反是伸手张开五指,口中不知念着什么,蓝色荧光笼罩着迎面而来的蹴球,像被驯服一般安稳落入他的手中。

蓝忘机盯着手中的球片刻,又抬头望向突然鸦雀无声的几人。

被蓝忘机冷冰冰的眼神盯着看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众人调整神色立正站直,内心不住悲叹哀嚎,当场抓包就意味着罚抄是板上钉钉的事,怎么就这么不巧被蓝忘机逮了个正着?

想起蓝家厚厚的家规,只觉舌尖泛苦水,眼也花了手也软了。

此情此景,也就魏无羡还能双手抱住脑袋,笑嘻嘻向着蓝忘机打招呼:「哟,蓝湛,你真的来了?」

众人闻此言,立刻横眉冷对,敢情是有个通风报信的叛徒?

魏无羡似是明了身旁人所想,歪着头闭上一只眼,吐了下舌头为自己辩解道:「我也就是想试试看,蓝湛会不会和我们一起玩,就和他说了声,没想到他真的来了。和大名鼎鼎的蓝二公子一起玩,不要告诉我你们都没想过?」

怕是除了你,没人敢想,更没有人敢做。

江澄轻咳几声,狠狠瞪了魏无羡一眼,率先拱手道:「蓝二公子,云深不知处的规矩大家都懂,我们会去自行领罚,若没什么事,就先行离去了。」

其他人见蓝忘机没有开口,左右暗示了几眼,作鸟兽散。

魏无羡起初还嚷了几声不够义气就这样走了,等到只剩他们两人之时,却只闷笑着不出声。

蓝忘机淡淡道:「你笑什么?」

魏无羡摇头晃脑凑到对方面前,弯着腰脸对脸,瞅着蓝忘机不自在地蹙眉往后稍退了几步,才道:「没什么,就是蓝湛你来了,我很高兴。」

很明显蓝忘机的耳廓红了起来,却厉声斥道:「你又犯禁了。」

魏无羡望天望地:「什么?」

平生头一次见到如此无赖的行径,蓝忘机一时也是无言,半晌才把举着的球递给魏无羡道:「你的。」

谁知魏无羡根本不准备接,往前一跳扑倒蓝忘机身上,双手穿过面前人的脖颈挂了上去,感受到放在他腰上的手的温度,心满意足在俊俏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以后也是你的了,我的蓝二哥哥。」

 

【完】



叽的戏份少到我打tag都心虚……

评论 ( 16 )
热度 ( 523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