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江湖少年

*我流向武侠Paro,尝试新东西ing

*节奏飞快,哦哦吸预警,慎入

*迟来的生贺 @玉米翻身把歌唱 祝玉米劳斯事事顺心天天开心!

 

 


他不是一代大侠,更没有名满天下。

年少持剑入江湖,尚不知爱恨情仇痴缠几何,纵歌酒筹寻知己,潇潇洒洒,却往往是他人醉了,他亦清醒如斯。

抱着酒坛踏着夕阳斜立于岳阳楼顶,他倚在飞檐上一览城中景,寻常百姓人家吆喝着收摊,缕缕炊烟飘至天空,与染上红晕的云霞混为一体,许是到了学堂下学的时刻,孩童欢欣打闹的声音不绝于耳,扎着羊角辫手拿糖葫芦嬉笑追逐。

远处是群山万壑,身侧是微风拂面。

他噙着笑,举着酒坛对天遥遥敬了一下,掷地有声言道「把酒临风」,仰头猛灌几口。

江湖似美酒,甘甜辛辣,欲罢不能。

*

相逢不过一剑间。

而在双剑擦过,电光石火的一瞬中,两人都似怔愣数秒,黑衣少年先抿着笑,眼中桃花灼灼,捣乱了白衣少年那一池平静的心湖。

论剑大会三年一度,各路江湖新秀皆可参与。有人渴望一战成名,有人祈求他人认可,有人堵上家族名誉,心中所愿种种,而魏无羡什么都没有。

他一人,一剑,轻快跃入擂台。

然后弯腰向在座诸位拱手示意,步伐轻盈,站在一侧举起手理了理乱了的发,微笑歪头,剑未出鞘。

许是少年稚嫩的模样看起来不是什么高手,反而得到了轻视。一连数人皆指名挑战,魏无羡挑挑眉,向犯难的盟主道:「晚辈斗胆,既然各位江湖朋友对在下这么感兴趣,不如盟主允了他们,一次解决?」

「狂妄。」

盟主哼了声,饶有兴致望着台上的少年,挥了挥手,竟是同意了。

众人觉得籍籍无名的少年不自量力,或悲悯或幸灾乐祸,立于正堂一侧的白衣少年倒是抬眸凝视,把那人一招一式落入眼中。

几个来回后,被踹下台的竟是挑战者,而黑衣少年拍拍衣衫上的灰尘,蹲在台边支腮叹道:「晚辈不知轻重,还望各位前辈宽宏大量,不要和小的计较这一踹之仇。」

只言片语,几人脸都绿了,愤愤咬牙切齿被人抬走。

魏无羡转身正色道:「多谢盟主。」

盟主不解:「何故言谢?」

他道:「一谢盟主一视同仁,二谢盟主不计前嫌。」

盟主微笑道:「你怎知我不计前嫌?」

语闭,他微微颔首,得了允若的白衣少年足下生风,跃入擂台,道:「蓝湛,请指教。」

魏无羡很快从怔愣中回过神来,认出了面前人便是刚才那股灼热视线的主人,瞧他与自己年纪相仿却气宇非凡,清冷如冰,手中乃是名剑避尘,瞬时知晓对方就是年少成名的蓝忘机,顿时收敛了几分玩心笑道:「魏婴,指教不敢,请手下留情。」

再次对视,双剑出鞘,身轻如燕。

一剑似流萤,一剑似霜雪。

交锋之际,无双剑意迸发,台柱裂出数道罅隙,一时无人能近身。

被激起的热血沸腾,难得对手的惺惺相惜,魏无羡眯眼与蓝忘机对视,发觉面前人琉璃色的眸中竟也染上了些与方才不一样的东西,顿觉心情舒畅,手中剑式愈快。

蓝忘机见招拆招,避尘在翻转时划出道道弧线,压制着魏无羡的随便。双剑交叉,面容靠近,虽过招许久内息稍显紊乱,但二人尚且游刃有余,魏无羡唇边笑意更甚,轻佻着向蓝忘机眨了眨眼。

还没等蓝忘机斥声喝他不正经时,一枚裹呷着深厚内力的石子向他二人射来,硬拼是下策,不如各自退一步。交换了个眼神,两人同时撤步收剑,望向高台上的人。

盟主此时已然站起,鼓掌道:「真是英雄出少年。」

既然有台阶下,魏无羡干脆遂了老盟主的愿,倾身跳上屋檐,向蓝忘机挥挥手道:「蓝二公子,有缘再会!」

江湖难得有对手,比知己更知,比密友更密。

*

他依然是叼着叶子挂在树上的少年。

今日却有些不同。

树下站着一位白衣少年,冷淡如霜,抹额与发被风吹得纠缠在一起,手中持着剑。他仰头凝视着双腿勾着树枝倒挂在上面的魏无羡,抿抿唇,一言不发。

他与蓝忘机不打不相识,自论剑大会一别,数次于武林中相逢,结伴破过几起命案,联手逮捕江洋大盗,共同前去武林盟交待经过,每每在刀尖上行走,也可算生死之交。

蓝忘机其人,外表冷如千年冰,看似万事不甚在意,实则坚韧自持,坚守江湖道义,虽年纪尚小,但已有不少人称其为「大侠」。

虽然对江湖称号不以为然,但魏无羡也暗自赞同,又觉蓝忘机被诸多江湖人士窥视,像是打翻了什么般,心中莫名不爽。

二人相约,每月于江南相见。

或是切磋比武,或是魏无羡单方面的把酒当歌,或是再次结伴闯江湖。

他颇有兴致双手抱胸打量着蓝忘机,腿在树枝上蹭了蹭,身体便在空中摇摇晃晃,似下一秒便会掉下,蓝忘机目光一凛,冷声道:「下来。」

正中下怀,魏无羡含糊不清支吾道:「好嘞。」

话音刚落便松了腿,身体直直往下坠落,果不其然被拥入温暖怀中。

蓝忘机冷着脸,严肃斥责道:「你干什么!」

魏无羡努努嘴,让嘴中的树叶上下摇晃反复拂过紧绷着脸的白衣少年的下巴,手指揉上对方微蹙的眉,道:「我时常觉得这江湖寂寞如雪,我明明尚值韶华,却已经很老很老了。」

话音一转,头歪到对方身上:「刀剑如梦,江湖是一场梦,一场青天白日梦,比任何都要真实,然而待我梦醒了,却又觉得踏入这是非之地是必要的。」

蓝忘机道:「为什么?」

魏无羡道:「为了相遇,为了经历,为了守护,更是为了遇见你呀。」

仿佛二人一直避着躲着的薄膜被戳开了般,漾出的蜜饯一下淹没了身体,既害怕又觉甜蜜,抱紧怀中之人,蓝忘机张了张口,才勉强道:「你……在说什么?」

拔下口中的叶子,贴上温热的唇,摩挲片刻,魏无羡才轻笑道:「初会便已许平生,蓝二公子,你允是不允?」

 

【完】



我好渣啊而且还短都不好意思艾特了……(捂脸)



评论 ( 29 )
热度 ( 497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