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非梦 『其二』

*深夜特辑,打怪小副本

*今日不打怪(哈喽?

前情:『其一』


「举起手来不准动。」

「恩。」

魏无羡围着蓝忘机转了一圈,眼疾手快地把对方白衣背后沾着的几根稻草拔了下来,替他理理衣袖笑道:「蓝湛你这是在草堆里滚了几圈吗?」

蓝忘机没有开口,手却滑下轻拍了下面前人的腰,看着他打了个激灵的模样,无声地握住对方的手。凝视着那双淡如琉璃的眸子,往事渐渐涌上心头,魏无羡闷笑出声,干脆反手拉着人坐在了准备好的蒲团上。

蓝思追抱着柴火进来时就看着两位前辈脑袋挨在一起喃喃细语。

只是如平常般普通的画面,却让蓝思追绯了耳廓,他眼观鼻、鼻观心轻咳了一声,把柴火放在一旁,从乾坤袋中掏出一个小包裹递给魏无羡,道:「魏前辈,这是你要的东西。」

此次重逢,也不知为何魏前辈就是眼前身着蓝家校服的模样,虽然他换上含光君的衣裳,拢拢袖子系上抹额,端正起来倒也有个样子,但无论是记忆里还是于莫家庄相遇后对方都是一袭黑衫,如今这般倒是让他感到稍稍变扭和不适。

更令他惊悚的是,含光君并没有佩戴抹额。

至于他的抹额在哪里,心照不宣。

每每思及此,都觉得无法直面含光君冷如冰霜的面容,一路上蓝思追都下意识移开视线或是低着头,动静大到被魏无羡一根手指抵住额头戳了戳才勉强恢复。

魏无羡接过包裹后就开始捣鼓着什么,是蓝忘机先开的口:「如何?」

魏无羡道:「奇也怪哉。」

手指飞快取出几根青草编起结来,他继续道:「思追你觉得呢?」

蓝思追沉思片刻,方开口道:「今日探访村庄,见村民们神色无恙,好似无事发生般,上前问了几名农夫,竟皆是回答我并无邪祟作祟,也无任何人死去,都是些江湖贩子到处乱传,让我别相信。可是竟然上报到了云深不知处,那必定有所蹊跷,村民们不愿说可能是因着外人在场,我便直接去了村长家。」

魏无羡拍拍手,扬起嘴角示意他接着说。

「若如外界所传,一切怪事都是从村长家开始的,那可能会留下些蛛丝马迹,可是我没想到刚想走去村长家,竟被几位村民赶出了村子,村口一直有人在张望,都是些凡人,我只好等到与魏前辈约好的时刻再潜进村子里。」

说到潜进的时候蓝思追坐得特别端正,望了望蓝忘机。

魏无羡道:「果然怪。」

蓝忘机道:「怎么说?」

魏无羡继续道:「照着思追所说,村里人应该并不希望外人知道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撒谎匆匆把他赶出了村子,还特意营造了一切安好的场面,可是偏偏有个店小二把事情说与了我听?虽不是全盘托出,话中可信之处也要考虑,他的说法和外面传的一般无二。」

蓝思追道:「也有可能店小二是外村的人?」

魏无羡弯着唇支着下巴,挥着手中打好的草结道:「那就更奇怪了,一个保守的村庄,怎么会雇佣外人?还是一个见钱眼开的江湖骗子?」

蓝思追愣住了,却见魏无羡低念着口诀,咬破手指任血滴在了草结上,原本绿色的茎干吸进了鲜血后发出红光,竟像有生命般飘在了空中。

受伤的手指立刻被蓝忘机抓住擦药包扎,魏无羡对着草结道:「去,把那东西拦住。」

看着草结消失在空中,魏无羡转头对着蓝忘机笑道:「蓝湛我没事,习惯了。接下来就等丑时我们再探村庄,瞧瞧到底有何玄机。」

闻言,蓝忘机的手顿了顿,用力把人拽进怀中,一言不发。

魏无羡一个没防备跌在他怀中,状似大惊道:「诶诶,蓝湛你作甚?思追可还在旁边看着呢。」

蓝思追转了个身,背对着两人闭眼打起了坐。

魏无羡无言,看蓝忘机的样子又想了想刚才的对话,心下有了数。他当然可以天花乱坠对着蓝忘机说些不疼一点都不疼或是你亲亲我我就一点都不疼的话,但今日却一字都不想说,更是没了作乱的心。

被细心包扎好的手指微弯着挠了挠对方宽厚手掌的手心处,手的主人没有任何犹豫握紧了他的手。

明明在凄清的破庙里,冷风吹拂都会打颤,坐在火堆旁倒是没有一丝冷意。

柴火越烧越旺。

 

【未完待续】


摸下巴,还是忍不住!之后会认真给大家讲(一点都不恐怖的)鬼故事的!

评论 ( 8 )
热度 ( 219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