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眠

*原著平行世界→很扯

*如果幼时忘羡就已相识,极度哦哦吸,慎入

前情系列: 闲春笛   时光好


【1】

是夜戌时末,静室难得还未熄烛。

蓝湛望着抱着枕头在他床榻上打滚的魏婴,只觉额角轻微突突跳起,立于榻边冷声道:「回你的房间。」

真有这样一个人,不见面心中想念,见了面又忍不住对对方轻佻放肆的举止说教,每每冷言冷语完,又有些担心说辞是否太过犀利直接刺伤了他。

魏婴到底是个什么人?这样的情绪又是什么?

然而令所思所烦恼的对象却毫不在意般往床榻里面滚了进去,侧身支着脑袋笑眯眯望着他,末了拍拍床道:「来睡觉吧。」

蓝湛抿唇盯了许久,干脆转过身道:「我不与人同睡。」

语罢大有抱起衣裳跑到偏房的意思,看着他这般作态,魏无羡诧异道:「我们又不只睡过一次,作甚回避?」

脚步一顿,白衣少年的声音不自觉大了点:「胡言乱语!」

盘腿坐在床榻上撑着脸打量面前人的背影,橙红烛光摇曳着照亮屋内,白皙耳廓影影绰绰泛着红,顿时恍然大悟,魏无羡嘴角快咧上了天:「蓝湛,你莫不是害羞了?」

「我们以前不是经常一起睡吗?有什么好害羞的,」他跳下床把对方手中之物放回原处,拉着他的手把僵硬的人按到床边,顺势坐在一旁,「你的静室你的床你还要到哪里去?还是说……」

魏无羡拖长了音,意有所指捅了捅身旁之人:「仙家楷模的蓝二公子,对我有什么非分……」

话未说完,就因突然裹在头上的被子咽了回去,蓝忘机的力气大的吓人,他抱着被子捂着魏无羡还能把怀中之人牢牢抱起按在床上。魏无羡挣扎着探出头来,对自己被对方圈住无法动弹的事颇感丢人,瞪大眼睛问道:「蓝湛你要杀了我吗!」

然而蓝忘机闭上了眼,背过了身。

「就寝,勿言。」

 

【2】

魏无羡从小有一个习惯。

真要说这个习惯也算不上多坏,就是有些难以启齿。尚且年幼懵懂无知还不放在心上,待到年纪稍长与狐朋狗友玩闹时方才发觉有多幼稚。

藏色散人从小对他甚为纵容,只要不关乎修炼一事,基本上随着他的性子来,虽多次调侃但也觉得不过是孩子的撒娇。他也乐此不彼地钻进娘亲温暖的被窝里寻周公,没有一丝愧疚地把他爹亲赶到外室去。

就这样在娘纵容,爹不管的情况下,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下去。

然后有一天,他爹娘把他扔到了云深不知处。

 

一向冷清的静室传出了几声抽泣。

白衣娃娃手足无措地看着抱着被子钻进他屋内的客人,不知对方为何突然泪如泉涌,眼眶中不断掉落泪水,本该白皙的脸颊染上了凄冽的红色,圆滚滚的眼睛都肿得睁不开了。

他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过了半晌,小魏婴都觉得滴在眼睛里的水要流光了,对方总算干巴巴开口道:「你别哭了。」

小魏婴又等了等,发现白衣娃娃竟没了下文,有些绝倒,只能自己开口道:「你……你不问我为什么哭吗?」

小蓝湛踌躇了一下,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道:「魏前辈和藏色前辈都是有名的修士,此次夜猎还有我叔父在,不会有事的。」

小魏婴被弄得措手不及,呆瞪着双眼盯着眼前的白衣娃娃,好半会才开口:「可是我怕……」

这天下没有他爹娘搞不定的事,他才不是怕这个呢!

只不过…只不过这不是第一次离开他娘的怀抱,他睡不着吗?!

怎的蓝湛这个小古板今日话如此之多,明明之前与他搭话都是爱理不理的!

想到此处,小魏婴磨了磨牙,双手揪紧怀中被子,没有穿鞋的小脚磨蹭着,都被对面的白衣娃娃看在眼里,默认为他担心爹娘安危睡不着觉,心下一软。

小蓝湛眼睛飘来飘去:「若不介意,可以与我同睡。」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小魏婴眼睛一亮,眼泪收住,兴高采烈拉住小蓝湛的手往床榻冲。

在两人躺下后,一直僵硬着身体不习惯的小蓝湛开始有些后悔刚才的决定了,因着小魏婴睡姿太过豪放不羁,整个人都贴在了他身上,让他忍不住想掀翻。

「蓝湛你可不能食言而肥!」

牢牢抱紧小蓝湛的脖颈,感受着对方的呼吸和温暖,身心都得到了放松,小魏婴安心闭上了眼。

可苦了小蓝湛,瞪了大半夜的眼睛,直至因太过年幼扛不住才睡了过去。

 

次日,听闻静室深夜有动静的蓝夫人推门而入,看到的是两个稚嫩的孩提亲昵熟睡的画面。

至此之后,不知为何,每当魏无羡到云深不知处,都是在蓝忘机那过的夜。

 

【3】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的背许久,直到亥时那人身体自动翻过来躺平,一副蓝氏标准睡姿的模样,虽亲眼所见多年,但还是不由得在心中啧啧称奇。

拿起被子盖在对方身上,魏无羡毫无睡意支着腮数蓝忘机的睫毛,指尖轻挑抚上闭上的眼,才一会儿不安分的手就钻到额头对着抹额拽一下松一下,不巧扯落了带子。

手腕被紧握住,躺着的人睁开眼直直望着他。

「你干什么?」

人赃并获,魏无羡讪讪缩了下,又大着胆子翻身趴在蓝忘机身上,把脑袋贴紧胸口处,松了气力的手腕懒懒搭在对方手中。

「我要睡觉了,蓝湛你也早点睡。」

这人无赖惯了,竟堂而皇之闭上眼吸气呼气装睡起来。

蓝忘机无言,刚松了手腕要把人掀翻,怀中人就顺杆上爬双手搂紧他的脖颈,不顾他一瞬的僵硬在耳边呼气道:「晚安,蓝湛。」

本在额上的抹额不知何时被魏无羡抓紧在手中,他迟疑地抚上怀中人的腰,抽掉对方的发带放在手心,平复着突然迅速跳动的心,蓝忘机为两人盖好被子,才低低呢喃了句话后闭上双眼。

 

【完】


最近失眠严重qwq,恍惚间想看两个人睡觉的样子……

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想写两个小团子抱在一起睡觉但觉得太哦哦吸了

大概小时候的后续是:蓝妈妈看到羡团子抱着叽团子的手啃,嘴巴里念叨着糯米糕然后糊了满嘴口水,叽团子做噩梦自己被修炼成精的糯米糕吞了之类的……?(滚吧你)

评论 ( 32 )
热度 ( 685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