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雪

江湖路远,雨清情长。

=雪茗

背景by:玉米

【忘羡丨蓝先生ღ魏先生】半夏生

是我,dbq感觉真的是完全不在同一水准(真实哭泣),谢谢各位劳斯的不嫌弃,炕哥辛苦了,各位劳斯辛苦了,永远爱你们❤也谢谢喜欢的可爱的你们,能够从中感受到我CP世界最好以及吃的愉快就让我很开心了。

非常非常感谢炕哥的邀请!让我有机会和各位女神一起出场呜呜呜呜。

这次选择的是我一直规避的设定,现代+校园,我是完全不会写这方面的东西的,不是不喜欢就是单纯的不知道怎么下笔去写。但是为什么还是决定选择,大概是想着要突破一下,不尝试永远不知道结果,认真去做了就算结果并不算好但也无怨无悔,虽然这篇真的缺陷很多很多,但我写得过程是十分开心的,加上一直都想要写上的灵魂伴侣梗,在脑海中想象着一幕幕的发生,上课时羡偷偷在手心里画画,叽忍不住回了个标点什么的想想就觉得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可爱啊。

其实我一开始是以叽的视角开始写的,开了个头感觉哪里不对劲,左思右想还是决定重新以羡的视角写起,有机会也想再次尝试一下叽的视角。

真心真心感谢,能够认真看下去的你们,承蒙喜爱,不胜荣幸,感激不尽!


蓝先生与魏先生:



沙雕狗血爱情轻喜剧,校园部分都是胡扯的dbq

灵魂伴侣pa:在身上写下的东西都会在自己的灵魂伴侣身上浮现(真名不可)。

 

00.

绿荫蔽下,喧闹声中,人影交叠。

唇齿相间,咸涩苦口,心跳如鼓。

 

01.

时值盛夏,热风滚滚,蝉声四起欲震天,不绝于耳。

烤人的太阳光仿佛把人放进了蒸笼中,汗水打湿贴身的白衬衫,紧握手心只感到黏糊糊一片,魏无羡靠在操场旁的柱子上,目光灼灼注视着对面教学楼的窗户。

同班的聂怀桑第一个发现小队长出神,顺着眼神望过去不禁倒吸一口气捅捅身侧的人道:“魏哥又跟蓝忘机杠上了?”

那人努努嘴小声回道:“可不是,学委八点零一踏进校门就被副会长逮个正着,扣了分。”

聂怀桑满脸同情:“这个星期第几次了?”

同学沉痛张开了五指。

话题中心瞥了几眼过来,二人双双缄口,却眉飞色舞大胆感叹——真是惨无人道,惨得惊天地泣鬼神。

怎么就偏偏招惹上最不好相处的蓝忘机,还被对方惦记上了?

魏无羡歪头靠在柱子上,注意到原本透明的窗户突然放下帘子,遮住了正坐在里面开会的人,瘪着嘴角切了一声。他心绪郁结,把滚到脚下的篮球重重踢回球场,仍不解气,干脆从口袋里掏出黑色水笔张口咬住帽盖,在手心画上了好几个愤怒的井字符号。

刚画上他就感到些许后悔,本是打算在对方回复前用手中汗液抹掉时,一个小小的问号慢慢浮现在井字旁边。

眼睛微微瞪大,连笔帽掉落在地也不加理会,魏无羡站直身体手足无措,笔尖悬在胳膊旁,僵硬着手臂不知道该回复什么。

热气蒸腾,滑下的汗水很快就把端正的问号晕糊了,黑色墨迹顺着掌心纹路游动,魏无羡瞪着双眼,干脆卷起袖子,干净利落从肩膀开始往下画上个超级巨大感叹号,末尾手腕处留下一只热到泪奔的兔子头。

近日翻车严重,打击连连,魏无羡胸口本就憋了一股气无处发泄,也不好意思打扰对方。今日意外之举倒是打破了危险的寂静,想到对面那人现在身上留着自己所画的标记,被其他人看到,知道他是属于自己的,飘忽不定的心也能尝到甜蜜蜜的滋味,欣喜又平静。

似是对他幼稚的行为感到无言以对,过了片刻,对方竟然在手背上回了特别传神的六个点。

魏无羡哈哈大笑,总算舒展眉毛放松了下来。

管他什么劳什子蓝忘机,哪里有他的亲亲灵魂伴侣重要,被连续蹲堵五天的气烟消云散,心底的怪异感被压下,魏无羡扬起唇角,手背到身后上前招呼道:“诶诶诶,大热天的太阳多辣,走我们去吃冰。”

 

*

缘起缘灭,冥冥中早已注定。

自小便听身边的人在讨论有关灵魂伴侣的故事。

茫茫人海,若能与唯一命定的那人相遇,此生无憾。然而灵魂伴侣能够相遇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一,大多数人都是在漫漫人生长路中品尝期待与失望,最后回归平淡,真正能相遇厮守的寥寥无几。

魏无羡大概从小就有些浪漫情怀作祟,他的父母就是一对灵魂伴侣,韶华时他们神交已久,再到后来相遇相知相爱,佳偶天成,顺理成章。

五岁的孩童稚嫩年幼,不韵世事,只是单纯听着故事心里好奇难耐,又亲眼所见父母示范,便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在白皙手臂上认认真真画起了画。

他低头盯着手臂上的兔子,眼睛努力张大,不让自己眨眼睛,生怕错过任何情况。然而没一会儿他就没了耐心撑不住了,摔了笔正准备洗掉黑笔印时,一个问号凭空出现。

他很确定自己并没有画过问号。

亲身经历所带来的新奇感让魏无羡的小脸激动的红彤彤,他双目放光,又在旁边一笔一划写到——

「你」「我」「的」

不久,手臂上又多了一个句号。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魏无羡找到了他的灵魂伴侣。

这个小秘密只有他一人知晓,他时常趁着别人不注意在手臂手背手心上与对方交流,或是在大人的眼皮底下画一画一日生活。他迫切希望能够与灵魂契合者分享一切,如此就像亲身走进了他的生活中。虽然对面的人有时并不会立刻回应,但总会在一个时间段里给他一两个符号。

这样也够让他乐呵许久,再不厌其烦与对方交流。

时光过驹,眨眼转瞬他也长大了,与灵魂伴侣神交多年,算是摸透了对方的脾性,靠着死缠烂打和三寸不烂之语成功让人不再回复符号而是简单的短语。看到手臂上隽秀工整的字体,魏无羡在脑海中想象了下对方的样貌,定是如字般端正尔雅的美人,更加好奇起来。

然而灵魂伴侣没有办法在还未相见互通心意前向对方道出真正姓名,「你的名字」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甚至刚写完后魏无羡就感到了后悔,生怕那人再也不搭理他。出乎他的预料,似乎迟疑了许久,连笔划都是横撇捺一笔一划慢慢浮现,十二划组合成了一个字。

「湛」

口中喃喃念叨着这个字,嘴角的弧度抑制不住往上扬起,直到看到对方所问「你」才如梦初醒,他满心欢喜在湛的旁边写下「婴」,然后画了个爱心圈住两个字,再次下笔。

「天生一对」

还不忘画上两只靠在一起的兔子。

 

02.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吻。

不仅是他,连蓝忘机都变得稀奇古怪起来了。

同桌捅捅他的腰,眼中闪着八卦的精光,瞥瞥眼示意他往门口望去:“魏哥,你家蓝忘机又来接你了,快去给他一个爱的抱抱?”

魏无羡想也不想踹了他一脚,举起拳头故作凶狠开口:“找死不?皮在痒?连我都敢八卦了?什么我家的?怎么就是我家的了?”

同桌双手投降连连求饶:“哪能啊?魏哥你误会小的了,只不过蓝忘机每天准时准点跑到我们班门口来接你这是事实啊?”

他凑上前小声说道:“大家都在传,他不会是在追你吧?”

魏无羡哑然。

他拎着包走到门口,打量了下宛如罚站般笔直挺立的人,白衬衫依然一丝不苟扣到最上面那个扣子,深蓝色的领带端正系上,金丝边框眼镜下是双与别人迥然不同的淡琉璃色双眸,加上终日冷漠的精致面容,时常让人以为副会长就是座移动冰山,周围散发着结霜冷气。

谁能摘得了高岭之花的话题,常年悬挂在校园八卦论坛榜首的位置。

然而这座冰山的热情,倒是让魏无羡领教到了。

第一次发现对方站在他们班教室门口时,他心中暗道不好要遭,蓝忘机怕不是来抓他的什么把柄,又或是要为那天那事讨个公道。

真是惊天奇冤,被夺走了初吻的人明明是他,怎么轮也轮不到他蓝忘机来兴师问罪吧?

近日屡屡在这人面前讨不到好处,总想着有一日找回场子,魏无羡双手抱胸靠在门上问道:“不知道日理万机的蓝副会长来这里干什么?”

谁知蓝忘机不按套路出牌,抿抿唇开口回道:“等你一起。”

魏无羡一懵:“等我什么?”

蓝忘机淡然:“回家。”

身后一片倒吸气的声音,魏无羡心里一个咯噔,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关于蓝忘机私会魏无羡,昔日宿敌突变亲密情侣的头版头条出现在了校园日报上,占据了整整两页。

事实真相却是两人同路无言了一路,魏无羡完全摸不透蓝忘机在想些什么,又觉得眼巴巴瞅着让对方先开口的自己还是太蠢了。

第一天只是等他放学,第二天在走廊相遇,蓝忘机把小甜点塞进他手里,第三天冰山竟然捧着杯与他画风极其不合的奶茶站在他们班门口,只是因为昨天他嘴快随口说了声想喝。

直到第四天他实在憋不住,两人坐在咖啡厅里,魏无羡搅着咖啡,半开玩笑说:“蓝副会长,大家都说你在追我,你说好不好笑?”

蓝忘机的手一顿,抬眼盯着他道:“……你觉得好笑吗?”

魏无羡如鲠在喉,不敢置信死死看着面前人,喉结滚动好几下才用走调的声音道:“……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你也知道的,我有……那个,灵魂伴侣了。”

蓝忘机垂下眼睑:“嗯。”

魏无羡像是急于解释:“你知道我很喜欢很喜欢他!”

蓝忘机的耳廓竟然红了:“嗯。”

魏无羡彻底蒙了,蓝忘机搞什么?话说到这个地步,明眼人难道不该知难而退吗?按理说他认识的蓝忘机并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啊?

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瞅到那人白皙的胳膊上一点点墨迹,急中生智说道:“你瞧,你也是有灵魂伴侣的,你这样他不会生气吗?”

蓝忘机望着那墨迹,眼神中流露的淡淡柔和让魏无羡看得有些呆了,原来小古板也有这样的表情,然而对方说出口的话仍是让人不能理解:“不会。”

魏无羡有一瞬觉得蓝忘机不可理喻,他立刻站起身,也不懂心口为何堵得慌:“对不起蓝副会长,你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我想我要先走了,今天不准跟过来!”

怎么会有人有了灵魂伴侣,却还追求别人?

不可理喻,太不可理喻了。

灵魂伴侣不该是命中注定,相守一生吗?

还有,蓝忘机他——什么时候有的灵魂伴侣?

 

*

“江姐姐没有灵魂伴侣吗?”

十岁的孩子瞪圆了双眼,有些怔怔望着面前穿着小洋装的邻家姐姐,又猛然回过神来捂住嘴。

稍长一些的女孩好笑地揉揉圆滚的脸颊,拍拍他的头道:“没有哦,至少现在我还没有和他交流过,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个人的存在。”

“不过,”江厌离顿了顿,“即使真的有他的存在,我也不会和他在一起。”

魏无羡惊奇道:“为什么?”

江厌离微微一笑:“因为我已经找到了非他不可的人啊。虽然灵魂伴侣自古以来都是最为契合的人,但并非是真正心怡之人。”

魏无羡似懂非懂。

“怎么突然提到灵魂伴侣了?阿羡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03.

想来一开始,他与蓝忘机的关系还不是这样的。

二人自小学时便成了邻居,两家关系甚好,互相串门也是常事。魏无羡趴在门框上,看着蓝忘机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玩着魔方,想着父母刚嘱咐他要和对方好好相处,便凑上前去伸出手,露出他认为最热情灿烂的笑容:“你好,我是魏无羡,我们做朋友吧。”

蓝忘机沉默着抬头望着他,半晌没有动静。

他笑容洋溢,直接上前拉住对方的手上下用力甩动:“不用害羞,我跟你玩,以后我罩你。”

蓝忘机终于开了口,精致的脸上满是严肃,颇有些惊怒地斥声:“放手!”

热脸贴了冷脸,两人相顾无言,不欢而散。

然后第二天就被小古板看到他因为隔壁金家大宅养的狗吓得窜到柱子上的模样,他被吓得瑟瑟发抖,也顾不上在刚认识的小伙伴面前保留颜面,大声呼救:“蓝忘机救我!快救我!赶它走啊啊啊啊啊!”

蓝忘机抿抿唇,对着见了他就耸拉着脑袋的哈士奇,厉声道:“走开。”

哈士奇戚戚然走了,魏无羡戚戚然滑了下来。

此次之后,魏无羡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和蓝忘机好好相处的。

魏无羡经常主动跑到蓝忘机家门口等着对方一起上学,路上拉着他的手边走边说,一开始小古板还会挣开,到后来似已经被此等无赖行径弄得没了脾气,任魏无羡摆弄了。

他们会等待对方一起回家,路上买双人棒冰,一人嬉闹,一人倾听,也会背着书包到彼此家中做作业,来访的人端着备好的甜点敲开房门。蓝忘机每天都会坐在琴房练琴,魏无羡就坐在旁边打游戏。

“忘机兄啊,你知不知道灵魂伴侣?”

近日魏无羡看多了古装剧,说话也变得文绉绉起来,他躺在蓝忘机床上,捧着脸望着端坐在书桌旁的人。

认真写作业的手一顿,蓝忘机侧头问道:“怎么了?”

魏无羡神秘兮兮跳下床,趴在蓝忘机肩头,小声说道:“我呀,一早就找到那个人了,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谁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说完欢天喜地向同伴伸直了手臂,把内侧的墨迹展现在对方面前。

短短的两句话。

「我喜欢你」「嗯」

那天蓝忘机的表情宛如遭遇了晴天霹雳,一向八风不动的脸整个崩掉,双目圆瞪,眼内血丝浮现,不敢置信,甚是吓人。

仿佛下一秒就能把他丢出窗外,魏无羡后怕地想。

然后第二天,蓝忘机请假了,魏无羡跑到他家门口敲门,却并没有人在,屋内像是空的般,一连几日皆如此。

再后来,蓝家竟全家搬走了。

魏无羡与蓝忘机的竹马情谊,断的莫名其妙,甚至带着难以言喻的感觉。

两人最后一面,是蓝忘机跟着父亲来到初中教务处办理转学手续。

清冷昳丽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嘴唇紧紧抿着,双手一反常态握紧成拳,似是有所感应转过头,与在走廊上迎面而来抱着作业本的魏无羡对视。

风拂过,叶落下来,在空中打着旋飘过二人眼前。

 

*

“欢迎新生代表蓝忘机同学上台致词。”

昏昏欲睡的魏无羡猛地抬头,不敢置信望过去。台上的人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变得更加优秀,他一上台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然而只一眼,他便觉得那淡色双眸注视着台下的自己。

隔着全校师生,遥遥相对。

 

04.

魏无羡完全搞不懂蓝忘机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每天堵着他竟然是为了向他表白?蓝忘机向他告白?这莫不是什么新型整蛊?还是蓝忘机和谁玩了真心话大冒险失败了?

事实都是自欺欺人,他很清楚蓝忘机的为人,既然他做了就必定是因为他想做,别人勉强不来,他亦不会故意欺骗。

如此一想,魏无羡又觉得恍惚,再次相遇后,他因着两人曾经的不欢而散而心中变扭,谁知蓝忘机也没有任何表示,堂而皇之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甚至每天逮着他扣分,让他心中不满只增不减,干脆当做互不相识,见了面擦身而过不打招呼,省得自己不舒服。

现在仔细想想,蓝忘机当时反应那么大,难道是自己把灵魂伴侣的事和他坦白了?

把头发挠成了鸡窝状也理不出头绪,魏无羡猛地抬头拿起笔就在胳膊上写上「我好烦」,没想到很快对面传来了一个问号。

竟然在!魏无羡打起精神继续写到「竹马和我告白了,怎么办」,他心中混乱,加上常年习惯与对方倾诉各种事情,竟想都没想写在了胳膊上。

对面沉默了很久,回复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字。

「你觉得他如何?」

蓝忘机如何?

凭心而论,虽然魏无羡总是说他冷淡,不爱说话,每天板着张脸浪费天赐的颜,对他又凶又不理睬,但也没办法说出一个不好来。蓝忘机是君子,是楷模,是被崇拜的高山,于他而言也是挚友。

魏无羡觉得自己做了两件最大的错事,一是当初迫不及待与蓝忘机分享灵魂伴侣,二是他竟然和灵魂伴侣讨论起了自己的追求者,那个人还是蓝忘机。

他踌躇很久,还是按照本心回复「他很好」。

然后对面似也在踌躇,最后回了他「你也很好」。

魏无羡这下是彻底懵掉了。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灵魂伴侣和蓝忘机一样,说出的话都让他看不懂了?他要回答什么?满怀感激的回复谢谢你?还是写上你竟然不生气后画上愤怒的表情?

本想着和对方聊天舒缓下复杂如搅乱绳结般的思绪,谁知这百试百灵的招数今日失了效,反而火上浇油,让他更烦恼了。

蓝忘机是什么心思?灵魂伴侣又是什么心思?

他自己,又是什么心思?在这里费神思考,甚至询问最亲密的灵魂伴侣,莫非——他竟对蓝忘机有意吗?难道他喜欢的不是神交已久的灵魂伴侣吗?

余光随意瞟来瞟去,却在看到一张单子时凝住了,一道平地惊雷从他脑门劈下。那是一张学生会发给各班学委的调查表,最下面是策划此次活动的副会长的签名。

端端正正的蓝忘机三字。

他举起单子,手抚摸那个名字,心中翻涌起滔天巨浪。

 

*

“我觉得他就是真心人。”

魏无羡稚嫩的声音清脆,人小鬼大地抵住下巴,做沉思状:“我有这种预感,在那一头的我的灵魂伴侣,相遇的那一天,我们一定会互相倾心,做一对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

江厌离被逗笑了,在对方白皙的额头上轻轻弹了弹。

“小阿羡,这还没见面就给人家套上标签了?”

“因为他命中注定是我的人啊。”

 

05.

所有人都觉得今天的魏无羡非常奇怪。

一向都是蓝忘机主动去找的魏无羡,而魏无羡没有任何表示,今日却在两个班联合上的体育课中主动走到蓝忘机身边,要求和对方一组。

蓝忘机似也不解,顿顿开口:“你……”

魏无羡笑着对他挥挥手:“先上课,之后和你慢慢说,还是说,蓝副会长不欢迎我?”

蓝忘机道:“不是,你随意。”

他本有一肚子话要与蓝忘机当面对质,却在见到对方的瞬间哑口无言,甚至一早准备好的黑色水笔都没有拿出来。事情到了这一步,反而不知道如何开口,他恼怒气愤的究竟是蓝忘机不把事情告诉他,还是怀疑着抱有这种可能性的自己?

蓝忘机就是他的灵魂伴侣。

没有任何证据,却在他看到蓝忘机的字后醍醐灌顶。他从来没有想过蓝忘机会是他的灵魂伴侣,所以也没有特意关注研究过对方的字,而在翻阅了蓝忘机的作业后,那些字与脑内的记忆相重合,竟无比的熟悉。

辗转反侧一夜,思虑万千,魏无羡还是决定找蓝忘机说清楚,又怕对方沉默不语像曾经那样跑掉,索性上课前偷偷摸摸在胸前不显眼的地方画上了一个小小的爱心。

他不可能众目睽睽下去扒蓝忘机的衣服,但夏天天气炎热,就算冰山如蓝忘机也是会流汗的,到时候汗浸湿了白色校服衬衫,黑色的爱心印子就会随之呈现出来。

当然他也可以直接粗暴地当着对方的面在胳膊、手甚至是脸上画上东西,只要对方相同的部位呈现出同样的东西,那么一切都迎刃而解,但他却打心底里抵触这种方法。

虽然他迫切想要知道答案,心中的鹦鹉喧闹着把所有想法都叽叽喳喳挤进脑中,但他始终舍不得下手,那样一来可算是把蓝忘机的脸面都丢尽了。

如果蓝忘机就是他的灵魂伴侣,他就……

他就要干什么?和他在一起吗?魏无羡又是一瞬茫然。

今天是篮球对抗赛,魏无羡和蓝忘机作为班级外援倒是难得都上了场挽救颓势。魏无羡携球与蓝忘机擦身而过之时,突然轻轻念叨了声“蓝湛”,对方掏球的手顿在半空中,便让他杀出一条血路成功投篮。

他转头望着站在场中央的人,瞬间也没了其他兴致,上前拉着对方的手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离开了操场。

 

“蓝忘机,蓝湛。”细细咀嚼这两个名字,魏无羡双手抱胸挑眉看着蓝忘机,说道:“你不准备和我说些什么吗?”

二人的白色衬衫早就被几番运动的汗水所打湿,胸口的爱心被汗所模糊,印在衬衫上的显得特别滑稽。

“魏婴,我知道是你。”

蓝忘机正要继续说些什么,却被魏无羡打断。他掏出口袋里准备好的水笔,转过身看都不看面前人,只是埋头写下了什么。

汗水流淌过的胳膊打滑,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慢慢呈现在白皙手臂上的问题让蓝忘机柔了目光。

「你喜欢我吗?」

他上前抱住那人,低低耳语:“嗯。”

一如当年。

魏无羡觉得,他等着对方亲口对他说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06.

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灵活轻巧跳跃,空灵的乐符似潺潺流水,似行云片片,交织在一起诉说着婉约的故事。阳光明丽,闭目奏乐的人,米白色钢琴与一旁装饰着的胭脂色香槟玫瑰,相映成趣,如诗如画。

魏无羡支腮躺坐在沙发上眉欢眼笑,眼睛直勾勾盯紧蓝忘机的侧影,越看越觉得他宛若天人,而他就是拉着神仙下凡的恶人,真是罪过罪过。

一曲终了,魏无羡扑到蓝忘机的背上,开玩笑地说道:“蓝湛,你记不记得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他们相恋才不到两月,如此提问只不过是稍稍调侃,却不想蓝忘机认真思考了半晌,握住他的手说道:“记得,四年一个月一十五天。”

魏无羡张口结舌:“……什……什么?”

蓝忘机在他的手心处落下一吻。

 

“从你第一次说喜欢我的那天开始。”

 




-完-

 

补充:

1. 你叽不是因为你羡的告白吓到搬走的。

2. 设定蓝湛和魏婴是只有家人才知道的小名。

3. 你叽认为,他们早就在一起了,所以每天都在做着恋人做的事,毕竟你羡对他告过白,他也回应了,认为是两情相悦,重逢的时候每天逮着他是想见他和他说话,毕竟你羡躲着他x。

4. 你羡现在经历的一切纠结,你叽四年一个月十五天前都经历过。

5. 你羡从头到尾喜欢的都是你叽一个人,不要怀疑,他会纠结两个人给他的感应是一样的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同一个人。


评论 ( 25 )
热度 ( 1720 )

© 一更雪 | Powered by LOFTER